好像把师兄写崩了qwwwwwq好想吼一声师兄不是战五渣……都是紧张惹的祸!!!
话说今天lo主生日,有人送祝福咩(☆_☆)
  05
  
  大门从里面打开一条缝,陵越突然被惊到,连连后退了两步,只见门里一个样貌俊秀的青年探出个头来。
  
  方兰生见陵越被自己吓到,心中暗笑“还真是个呆子。”上下打量了陵越一眼,把门打开问道:“这位公子有事?”
  
  陵越见眼前人正是那日跟在欧阳少恭身边的青年,当下不敢失礼,忙作揖道:“在下陵越,是特意来拜访欧阳公子的。”
  
  “原来是陵公子啊,少恭早就吩咐过了,你请跟我进来吧。”方兰生忍着笑,一本正经的将话说完,然后转身领着陵越进了府。
  
  陵越跟在方兰生后面,一路看着府内的奇花异草,亭台楼阁,心中暗暗咂舌。刚刚从外面看这欧阳府他就知道如此高墙大院,又是独门独户的府邸,根本不是普通人家住的起的。只是奇怪的是,如此大的一个府邸,他进来这么久了,却连一个下人都没有看见。
  
  陵越心生疑惑,却念着这是别人家的私事,自己前来打扰已是冒昧了,便也不好过问,一路沉默着。
  
  方兰生领着陵越穿廊过栋,来到正厅。方兰生道:“陵公子请先上座,我这就去请少恭出来。”
  
  陵越大喜,拱手道:“有劳了。”
  
   方兰生一旋身进了后堂,刚一进门就靠在墙上捂着肚子笑弯了腰。好半晌才直起身子,重新正了正脸色朝欧阳少恭所在的小院走去。
  
  陵越在客厅中的椅子上坐了下来,没多久又站了起来,背着手踱步。他打量着客厅中的摆设,见每样家具摆设都价值不菲,心中越加的忐忑不安起来。
  
  无缘无故就前来登门拜访,还不知道那人会不会心生反感。自己怎么就这么冲动呢!什么都没有考虑清楚就一时头脑发热便跑了来!
  
  越想越紧张,陵越手心里已经满是汗水。想着倒不如先行离开改日再登门拜访,迎头便看见一个相貌出众,气质非凡的白衣男子朝他走来,身后跟着方兰生——正是欧阳少恭!
  
  “欧……欧阳公子”陵越乍一见欧阳少恭,慌忙行礼作辑,一时也不知该如何是好,只能跟木头似的杵在那。
  
  “不知陵公子今日拜访,倒是少恭失礼了。”陵越听欧阳少恭这么说,心下更是着急,偏偏一张嘴今个就像是故意跟他作对似的,越着急话越说不顺溜。
  
  “我……我不是……那个……欧阳少恭叫我陵越就行……”陵越本想说不必介怀的,只是结巴了半天也就吐出这一句话。
  
  “既然这样,陵越也称呼在下少恭好了。”欧阳少恭一笑让陵越促不及防,呆呆的盯着那张脸,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这样实在失礼。脸一红低下头去,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好在欧阳少恭并不在乎,招待着陵越落坐,又转头吩咐方兰生把茶端来。
  
  方兰生面上不露声色,心里暗忖欧阳少恭见了救命恩公就把他晾在一边,现在还把他当做下人使唤。从后堂绕了一圈出来,手上端着茶还加了一盘糕点,重重地放在桌子上,很自然地无视掉陵越的尴尬和欧阳少恭责备的眼光。
  
  “多谢。”陵越道了声谢,看着桌上碟中摆放着的精致糕点,心中咯噔一下,又是连番懊恼。贸然登门造访,竟然连礼品都不记得带,真是糊涂。
  
   “陵公子还没有说来找我们少恭到底是要做什么?”方兰生见这陵越脸色一会一变的,到觉得蛮有趣,气也消了不少。呆呆傻傻的也似乎蛮好欺负的样子,出口戏弄道。“不会是上次捡到了我们的玉佩忘了讨赏了吧?”
  
  “不不不……方公子你误会了,我不是来讨赏的,我是来……我是来……”陵越平时为人虽算不上干练,也绝非木讷。只是今天却像是怎么也说不出一句好话。一时间也不知如何回方兰生的话,只急得满头大汗。
  
  “哦?你不是来讨赏的,那你是来做什么的?”方兰生紧跟着追问道。
  
  陵越脸一红,结巴道:“我……我是来……”他就是单纯想来看望欧阳少恭的,这话陵越一时也不知该如何说出口才是。
  
  方兰生见他一副吞吞吐吐的样子,更是玩心大起,调笑道:“你不会是对我家少恭念念不忘,所以特意跑来看他的吧?”
  
  “对对对,我就是来看望少恭的。“话一出口,陵越就猛然意识到不妥。这话的意思不就是说他冒昧登门造访,就为窥觑欧阳少恭的容颜。这话放在姑娘家的身上都能说是这登徒子行径了,更何况欧阳少恭还是堂堂一介男子。
  
  念及此处,陵越也是坐不住了,猛的站起,方兰生却噗哧一声笑了出来,怎么也停不下来。弄得陵越愈发无地自容。
  
  “在下突然有不适,还是改日来探访吧。”陵越匆匆丢下这一句话就打算离开。
  
  “够了!”欧阳少恭板着一张脸训斥道,“来者即是客,小兰这样成何体统,还不快点向陵公子道歉。”他也是有意向试探陵越,这才放纵方兰生说这些不成体统的话。如今目的已经达到了,要是就这么让陵越离开,企不是白费了工夫?
  
  欧阳少恭道:“小兰还小,不懂事,陵越切莫将他的话放在心上。在下刚好懂一些岐黄之术,既然陵越觉得身体不适,不如就让在下替你诊治诊治。”
  
  话以至此,陵越也不好回绝“那就有劳少恭费心了。”


把师兄写崩了我有罪π_π
ps:有人问陵越的哥哥嫂嫂是谁……大概下下章就能写到了,有人猜得到吗~

评论(29)
热度(26)
 
© 留活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