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对超过3000+!!!

麻蛋,拖延癌晚期的lo主居然真的一发完了,都快被自己感动哭了qwwwq如果有什么错别字的话就忽略它吧╮(╯▽╰)╭你们要体谅lo主大晚上不睡觉还爬上来放文的辛苦xddddd

 

  当越恭碰上女体

  

  清晨的阳光透过宽大的落地窗洒满整个房间。陵越翻了个身,顺手把旁边的热源揽到自己怀中。

  

  “!!!”陵越突然感觉到哪里不对劲,这种柔软的触感……原本还半睡半醒的陵越浑身打了一个激灵,顿时清醒了。僵硬着身体,陵越把眼睛迷开一条缝,在看见了身边这人身体上的某个部位后立即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睛。

  

  反复确定不是自己的眼睛出了什么差错而且也不是在做梦后,陵越终于得出了一个让他惊悚了半天的结果——他和一个大胸女人在同一种床上睡了一夜!!!还是浑身赤裸地睡了一夜!!!

  

  这个事实让陵越吓出了一身冷汗,不留痕迹地远离了对方,陵越把脸埋在了枕头里,大脑飞速运转分析可能出现的几种情况。

  

  情况1:这就是少恭跟自己开的一个愚人节小玩笑,虽然现在才六月,离愚人节还有一段时间,而且少恭这么多年内对这种无聊的玩笑从来没有表现过哪怕一丁点兴趣——可能性2%

  

  情况2:自己昨天喝醉了跟一个女人开房间裹了被子睡觉。卧槽他明明记得昨天是抱着少恭一起躺在床上的,而且衣服都脱了怎么可能什么都没有做!——可能性19%。

  

  情况3:自己昨天被人下了药睡了一个女人,这样子可以解释昨晚那个少恭有可能只是自己的幻觉——可能性79%。

  

  正当陵越思考着到底是吞金,吃药,上吊等等等方法哪种能死的更干脆点的时候就听见耳边轻悠悠地飘进一个略带沙哑的声音。

  

  “你在干什么?”欧阳少恭刚刚睡醒就看见陵越不知道什么时候滚到床的最角落还把脸埋在枕头里死命地蹭,觉得还挺有趣的,明明以前都是恨不得把整个人贴在他身上抱着他睡觉的。

  

  听见身旁的女人开口说话,陵越默默打了个哆嗦,正想着怎么样措辞解释的时候,陵越一抬头就看见对方手抵着头正侧着身体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

  

  薄薄一层空调被随着那人的动作已滑落到腰际,露出曼妙玲珑的曲线。赤裸的上半身还存留着点点红痕,衬得原本白皙的皮肤更加诱人。可惜这样一副放在旁人眼里是世间少有的美景的景色此时陵越却无心欣赏。

  

  陵越看见那位女士的脸,愣了一下,索性坐了起来,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后他确认了一个他一点都不想承认的事实——这个女人的五官跟他家少恭有九成相似。

  

  后者迎着他打量的目光,一点没有拿被子遮的意思,揉着眼睛打了一个哈欠,笑着说“怎么这么盯着我看嗯~”

  

  “……”这说话的口吻和那种眼神……陵越突然觉得自己的脑子有点不够用了。

  

  “少恭?!”半晌,陵越颤声道:“你怎么……”变成女人了?后面半句话他实在没有勇气说下去。

  

  “我怎么了?”欧阳少恭皱眉,不解地问道。

  

  “……没什么。”在反复催眠自己这是少恭这是少恭这是少恭这是少恭就算是换了某个零件,也还是那个少恭后,陵越觉得自己已经有了足够的抵抗力,他强装淡定道:“我们还是先起床吧。”说着他就掀开被子准备下床。

  

  “……” 低着头仔细确认了一遍后,陵越觉得,今天不是他睁眼的方式不对就一定是他起床的方式不对!!!不然在发现少恭突然变成女人后连自己也变成了女人!!!

  

  其实陵越早该发现的,只不过现在这具身体是标准的飞机场不说,刚起来就发现自家亲亲爱人从男人变成女人的刺激也让他忽略了自己身上那些小小的变化。

  

  “陵越?”欧阳少恭早就梳洗好了,现在靠在洗手间的门边看着陵越一副崩溃的表情,有些疑惑。

  

  “我在!”听见欧阳少恭的声音陵越迅速收起刚刚的表情,努力把自己的心情调整到“淡定”这一挂上,若无其事地抱着被子蹭着从床上下来。即使是欧阳少恭调戏地说一句“又不是没有看过。”陵越还是保持着一副风雨不动的样子直到下楼吃早饭。

  

  欧阳少恭觉得今天的陵越真是不对劲过了头,尤其是在看见陵越机械地在同一片面包上抹第六遍果酱的时候,这种担忧感升到了极点。

  

  “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欧阳少恭盯着陵越的眼睛问道。

  

  “没……没什么。”陵越避开欧阳少恭的目光,含糊地答了一声。

  

  虽然陵越在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和恋人都莫名其妙性转后觉得难以接受,但是不管欧阳少恭变成什么样,都是他这辈子最爱的人。

  

  这样子想来,陵越倒不觉得那么变扭了,只不过——

  

  “少恭。”陵越带着几分好奇问道:“屠苏和兰生怎么样了。”既然这个世界的他和少恭都变成了女人,那么他们……

  

  “啊?”欧阳少恭显然没想到陵越会突然这么问,但还是回答了他的问题。“小兰和屠苏前几天去荷兰结婚了,这你不是知道了么。”说完还感叹了一句“没想到屠苏那样的冰山美女居然会喜欢上小兰那种性子跳脱的丫头……陵越你怎么了?”欧阳少恭诧异地看着陵越止不住咳嗽的样子。

  

  “没……咳咳……没事。”即使早有预料,但是当亲耳听见欧阳少恭说出来还是着实吓了一跳。

  

  “看来这里与原来那个世界是相反的”陵越边喝牛奶边想着,不知怎么的脑子里突然浮现出尹千觞那张大叔脸……

  

  “噗”陵越控制不住将含在嘴里的牛奶喷了出来,整个人趴在桌子上不住地颤抖。

  

  看陵越这个样子,欧阳少恭嘴角一抽,索性不再管他,自顾自的吃起面包。“嗯,一定是还没睡醒!”欧阳少恭这样想着。

  

  值得一提的是,欧阳少恭不仅其本人变成了一个长发及腰的大胸美女,连带着某些隐性的爱好也因为女性的天赋而被挖掘出来,比如——

  

  陵越已经数不清这是欧阳少恭第几次从更衣间里走出来了,他也从一开始的惊艳到现在的麻木。一边默默计算着自己现在的积蓄能否承担得起身边堆积如山的衣服,一边对又换了一件黑色长裙的欧阳少恭点头的陵越表示,对自己强大的适应能力点个赞╮(╯▽╰)╭

  

  “试试”还在神游的陵越猝不及防地被一件裙子盖住了头,等把衣服扒下来后陵越就看见欧阳少恭双手环胸,笑意盈盈地看着自己。

  

  “……好”

  

  果然不管是哪个世界,少恭笑起来都是最有杀伤力的(ˉ﹃ˉ)

  

  ……

  

  结束了一天的行程,等到了晚上睡觉时,陵越洗完澡出来看到欧阳少恭穿着湿漉漉的真丝睡裙(ps:真丝睡裙一沾水就变成半透明的了(ˉ﹃ˉ))坐在床头,头发还在不断向下滴着水。

  

  陵越不觉脚步一顿、眉头一抽,深吸了一口气后才摸摸鼻梁走过去,低声呼唤道:“少恭……”

  

  “嗯。”欧阳少恭懒洋洋地应了一声,掀开被子就准备这么睡觉了,陵越皱了皱眉,又走到床柜边从抽屉里摸出来一个吹风机,柔声道:“我先帮您吹干头发再睡。”

  

  欧阳少恭低低应了一声。

  

  及腰的黑色长发让陵越细心用了好几倍的时间,直至把发梢发根都完全吹干,一开始他还非常紧张,到了后来反倒平静下来,放下吹风机后在欧阳少恭柔顺的头发上蹭了蹭。

  

  被暖风吹着头还有人在给自己做头皮按摩的感觉真是相当不错,欧阳少恭只觉得快要睡着了,伸手拦住陵越的脖子抬头来了个漫长的晚安吻。

  

  “晚安”陵越长长舒了一口气,一颗忐忑不安了一天的心在欧阳少恭简单一句晚安就被轻易抚平了,陵越勾着唇角低声道:“晚安”我的少恭……

  

  ……

  

  一夜无眠,等第二天陵越醒过来,并没有急着睁开眼睛,而是十分谨慎地伸手往欧阳少恭下半身探去。感觉到手里握着的还在沉睡的小家伙,陵越几乎快激动的流下眼泪。

  

  感谢天感谢地比起大胸美女版的少恭他更喜欢原版啊π_π

  

  欧阳少恭感觉到自己那根被陵越握在了手里还不断揉捏,不满地睁开眼“你在干什么!”昨晚已经被折腾了一宿,一大早起来又被x骚扰的欧阳少恭表示他现在很!不!爽!

  

  “当然是干你!”翻身压住欧阳少恭,陵越表示,早晨不来一发促进血液循环的有氧运动怎么行呢~

   

        end

 

评论(24)
热度(64)
 
© 留活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