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撸粗来了,感累不爱╮(╯▽╰)╭满满3000+送上……

还是那句话,更新频率取决于留言数量←_←所以不想我坑的话就拿回复砸死我吧╮(╯▽╰)╭揍素这么有原则xdddddd

  第三章

  

  午后的秋阳,透过宽大的落地窗,将室外那棵已经叶落殆尽的老槐树的影子,幻灯一样打在办公室的北墙上。陵越不止一次注意到了这盘根错节的影子,这影子随着太阳的西移悄默声地变化着。刚才还是团簇收敛的样子,现在又变得张牙舞爪了。直到阳光黯淡下来,这影子也渐渐模糊,钻到墙里隐匿起来。

  

  陵越的目光从墙上收回来,落在案头那份报告上。

  

  他倒是当真没想到有人敢在琴川动毒品这一块,更没想到查出来背后竟然还有自家人的影子在里面。颇为可笑的是这情报居然还是那日自己不请自去时那位欧阳警官那边透露的。陵越只觉得自己被狠狠打了一巴掌。

  

  陵卫在陵越的办公桌站了一会儿,见他迟迟没有动笔,也识趣的不出声。陵卫就是这次被陵越派去调查的人,由于他做事很叨骨头,天墉城里的一些人对他敬而远之,并私下给他起了个绰号:“一根筋”。陵越却十分欣赏这个一根筋的部下,有些是就得需要这样的人去办,要有股油盐不进的犟劲,太精太灵了不行。

  

  让陵越犹豫的不是赵老三那些人。赵老三说白了就是个毒品贩子,尤其现在都已经被警察那边给逮到了。可让陵越不得不慎重的却是敢给赵老三这个胆子在琴川贩毒的人。

  

  陵越把报告反扣在桌子上,靠着椅子闭目小憩。他可不信敢在他头上动土还能瞒天过海的除了那个人还有别人。

  

  蓦地睁开双眸,锐利的寒光从眼底一闪而过。

  

  果然是忍不住了么……

  

  陵越的眉头微微蹙了一下,把报告摊在桌上,正要起身拿笔,身旁的陵卫已经把笔递了过来。他接过笔,在纸上圈出几个人的名字,陵卫正打算伸手要接过名单时,他又用笔在某个名字上重重地划了个圆圈,用一个箭头把它拉了出去。然后递给了陵卫。

  

  陵卫接过名单看了好一会儿,不解地问:“这是什么意思?”

  

  “噢,”陵越盯着墙上的树影轻描淡写地说:“就是那个意思。”

  

  陵卫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搔了搔头发,又小声说:“只是……夜长梦多啊!”

  

  陵越很认真地看了他一眼,这一眼让陵卫很不自然。“他跑不了。”陵越笑了笑,平平淡淡的一句话,却让陵卫忍不住一颤。

  

  陵越的话绝如一股强风,让陵卫心头的疑云一扫而去。他细长脖颈上青萝卜一样的脑袋点了点,离开时听见背后传来一个轻悠悠的声音。

  

  “那就让他再潇洒几天吧,反正……也快了。”

  

  ……

  

  欧阳少恭一向喜欢在周六上午游泳,这个时段游泳池没人,水质又好,是做一回浪里白条的好时候。

  

  水温比室外的天气还要舒服。这几天一直都忙着调查案子,今天难得可以放松一会,欧阳少恭闭着眼睛信马由缰地仰泳,半晌懒得动一下两臂。等到池水几乎漫过耳朵时,他才伸臂划动一下,让自己滑出一大截。

  

  游泳池的屋顶是钢架结构,顶盖是一方方透明的玻璃,透过玻璃望出去,就是深邃碧蓝的天空。欧阳少恭睁眼看了一会,心想,这屋顶要是一整块玻璃就好了,那样,映进池中的就会是一方完整的蓝天,现在这样,好端端一个蓝天被井田制了。

  

  

  正在胡思乱想,耳边突然传来“噗通”的水声,欧阳少恭猝不及防就被泼了一脸水。

  

  欧阳少恭抬手把脸上的水抹去,眯着眼向身侧看去。

  

  “又见面了,我的警长先生。”男人露出一口大白牙,冲欧阳少恭笑着。

  

  “看来我与陵先生当真是有!缘!呢!”来人正是陵越。欧阳少恭下意识就屏蔽了他后面那句话,对着陵越勾唇一笑“知道的人知道是巧合,不知道的还以为陵先生这是在死缠烂打呢。”

  

  陵越假装没有听出欧阳少恭话里的暗嘲,热情地邀请道:“警长先生要不要来和我比一比。”

  

    欧阳少恭下意识地四处望了望,除了一个救生员在池边闲逛,偌大的游泳池再无他人,无奈也只能答应对方的请求。

  

  两人来来回回游了几圈,最后还是以陵越的告饶而解释。

  

  “真没想的警长先生不仅舞跳的好,连游泳技术也这么好。”陵越一脸钦佩的样子看着欧阳少恭,但话里的内容却让欧阳少恭眼角一抽。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欧阳少恭暗道,态度也明显冷淡下来,没有理会陵越径直上了岸。

  

  陵越望着欧阳少恭的背影,突然笑了起来,眼里是说不清的意味深长。他学着欧阳少恭开始的样子,望着棚顶。不知怎的,他明明仰望的是棚顶的玻璃,可是那玻璃上却出现了欧阳少恭的样子。

  

  一身白皙却不显苍白的肌肤,身材偏瘦,骨肉匀称而结实,身上有常年运动留下的肌肉。尤其当他弯腰时,窄窄的腰腹间自然显现优美的腹肌,有种漫不经心冷然禁欲的味道,而他自己毫无自觉。

  

  “……”陵越闭上了眼睛,等他再睁开时,眼底已没有了刚刚波澜起伏。

  

  等欧阳少恭穿好衣服回来后,发现陵越正坐在躺椅上,好整以暇地看着自己。

  

  “还有事?”欧阳少恭挑眉看着陵越。对方则是一副很诚恳的样子,对上欧阳少恭的眼睛说道“还不知道警长先生的名字呢。”

  

  “能知道我会来这,怎么会不知道我的名字。”欧阳少恭心中暗道,又面色不变对陵越说:“欧阳少恭。”

  

  “那不知道能不能请少恭喝杯咖啡呢?”陵越等的就是欧阳少恭这句话,得到回应后立刻说道。

  

  真是个得寸进尺!欧阳少恭眸色一暗,却又笑着应承下来。陵越早料到会是这样,也站起来做了个请的动作。“车就在门外,我们走吧。”

  

  不知为何,欧阳少恭看上去心情好了许多,也没有计较陵越最后的用词。对此陵越也是暗喜。殊不知欧阳少恭完全是因为突然发现陵越比他还要矮些而觉得心情舒畅。

  

  咖啡馆中,服务员端过来一杯咖啡,陵越把咖啡推到欧阳少恭面前说:“试试吧,你会喜欢的。”

  

  “陵先生怎么知道我一定会喜欢呢?”欧阳少恭用小勺搅动着咖啡,咖啡很香,细小的膨胀的泡沫浮在表面上。

  

  “我猜的。”陵越配合的做了一个夸张的表情。

  

  欧阳少恭啜了一口咖啡。咖啡的香味很纯, 没有加糖,是地道的蓝山咖啡,也是他喜欢的。

  

  “那陵先生真是料事如神。”欧阳少恭把只喝了一口的咖啡放在桌上,淡淡开口,大方的不去计较那些双方都心知肚明的事情。

  

  “少恭叫我陵越就好了,何必那么见外。”陵越故意把话题岔了过去,欧阳少恭皱了皱眉,想了半天还是开口“……陵越。”

  

  听见欧阳少恭这么一说,陵越还想开口说什么,却被一阵急促的铃声打断。

  

  欧阳少恭接起手机,不知道手机那头的人说了什么,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来,阴沉得可怕。欧阳少恭站起身来,对陵越略带歉意的点了点头,丢下一句“下次再见”就匆匆离去。

  

  “下次再见么……”陵越隔着玻璃看着欧阳少恭离去的背影渐渐消失在街道拐角,默默重复了一句。伸手端起桌上的咖啡,就着欧阳少恭之前的地方啜了一口。

  

  很期待下次再见呢……

评论(16)
热度(39)
 
© 留活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