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没更了……应该下一章完结……吧o(╯□╰)o

在现在这个动荡的时期lo主仍旧是坚挺的更新了233333333

   

  

  “……你是谁?”细小如蚊蝇的声音从怀中响起,陵越诧异的低下头。极短的时间,角越像是考虑好了,又恢复到原本的样子,有些僵硬地重复道:“你是谁?”

  

  “这便是少恭的第一世么?”陵越有些失神,从最开始那个善于抚琴的仙人,到第一世的角越,再到如今的欧阳少恭。究竟还经历过什么,才会变成这个样子?

  

  这不是什么好的感觉,陵越很快意识到自己现在是在干什么,心中训斥自己飘离的思绪,不断回想自己前来的主要任务,把注意力都放在怀中这个孩子身上。

  

  他想告诉角越很多,千言万语涌到嘴边,却又如梗在喉。陵越悲酸地意识到这些都是欧阳少恭的记忆,在这里都是不存在的,包括他。……什么都不会改变。终究还是叹息一声,将手放到角越头顶,轻抚着他的头发。

  

  “我是一个……永远不会放弃你的人。”

  

  一片沉默。陵越却敏锐感觉到角越态度的软化。

  

  轻轻拍打着怀里的孩子,陵越感觉酸涩在自己的胸腔里不断蔓延,织成一张无形的网,将心紧紧束缚住。

  

  渐渐,周围的环境又在动荡中开始恢复成原来的黑灰色浓雾,浓雾在陵越的身边翻滚着。

  

  一切都化作雾气散开,怀中的角越却并没有消失,他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漠然的眼中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惊恐。

  

  黑色的雾气保持了一段时间,当陵越数到第三十六下心跳时,雾气有了变薄的倾向。

  

  ……

  

  飘了一夜的鹅毛大雪,在凌晨时分,雪停了,风犹不止。

  

  "咳咳咳......"

  

  伴随着一阵咳嗽声,是半间茅屋受不住雪压而倒塌的声音,灰木夹杂着冰雪四下飞溅,空气里弥漫着一股腐败的味道。

  

  待雾气完全消散后,陵越看见地上一个人影勉强撑起半边身子,倚在墙上,原本被压在身下的稻草也被寒风不客气地掳走。

  

  陵越蹙眉,浓雾散去的太快,他还没有反应过来。那个人……也是欧阳少恭么?

  

  陵越正欲上前,却又僵住。

  

  唯一没有随着雾气消散的,只有他怀中的这个孩子。此刻正蜷在陵越怀里,颤抖着,却没有发出丝毫声响,尽力减少自己的存在感,企图不让陵越发现他。

  

  陵越叹了口气,轻轻拍了拍角越的后背,略微放松地发现怀里的孩子已经有了放松的倾向。然后他便把注意力放到眼前人身上。

  

  “咳咳咳......" 又是一阵猛咳,仿佛连五脏六腑都要从喉咙里喷出来,那人不得不蜷紧了身体, 按紧了胸口。

  

  “少恭?”陵越不知道从何开口,蓦地从口中跳出这两个字,自己也愣住了。这人现在……还不是少恭……

  

  角落里的那人听见陵越的声音,慢慢抬起头,颤抖着手拨开散乱的头发,显出一张面色蜡黄、形如枯犒的面容。

  

  “在下……咳咳咳……不知你口中的咳咳咳……少恭是何人……咳咳咳……”

  

  又猛咳了一阵,那人手捂在嘴上,待放下时已是一手的咳血。铺在地上的稻草随着寒风的横扫四下乱飞,积压多时的伤痛似乎被这一阵咳嗽激发出来,让陵越心中一种莫名的感觉涌了上来。

  

  他……原来曾经是这样的么……

 

评论(9)
热度(32)
 
© 留活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