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撸了2000+完全不知道撸了什么也是醉T^T原谅我,文笔是硬伤什么的……你们懂的o(╯▽╰)o

 

  过了半晌,痛楚似乎减少了。那人强撑起身体,却又因为力道不足而滑倒。陵越见此跨大步上去扶住他。

  

  “可还好?”陵越关切地问道,尽管心中止不住的泛酸,但是面上还是没有显出如何异常。他竟不知这人曾经会是如此狼狈,欧阳少恭从不对过往之事做过多描述和评价。即使是偶然与他提过几次也是淡淡揭过去,一切过往都被掩盖于风轻云淡之下,却不曾想到有朝一日他陵越会亲眼目睹。

  

  这也是我所不能弥补他的吧……陵越苦涩地想到。

  

  "咳咳咳......无事……咳咳咳......"咳嗽声更剧烈了,那人不过短短一句,便又从口中咳出骇血。

  

  “……”陵越沉默了一会,在他怀中的角越却察觉到他的心绪不宁。抿了抿唇,伸出手在陵越衣角轻轻扯了扯。感受到角越变相的安慰,陵越的眼神柔和了些。

  

  “……少恭你,醒来好么?”不知道从何入手,陵越干脆直接切入主题,面对着面,眼里认真的光芒不容忽视。

  

  “……”那人沉默地抬头看了一眼陵越,陵越可以从他眼中轻易看出茫然。很明显那人不知道他是谁,不知道他话语中的意思。

  

  “在下名为秦子陵……咳咳……并不知公子口中的……咳咳咳……少恭是何人……”那人淡笑着摇头,似是半点不介意陵越忍错了人,开口道“再者说……咳咳……公子以为何谓梦之,何谓醒之……”

  

  一句话未完,便被一阵接一阵的咳嗽打断,多年积压下来的伤痛似乎被这一阵咳嗽激发出来,秦子陵忍不住蜷紧了身体,却还是一副兴致盎然的样子。

  

  陵越皱眉,伸手把住脉搏,却发现此人体内空荡荡的,半点真气都无,显然是早已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 。

  

  “怎会如此?!”陵越难以置信地问道。

  

  “哈哈哈……皆是逆天所为,报应!报应啊!”他想仰天大笑,却只发出了如猫狗垂死时的呜鸣,并且又猛咳了一阵。一双枯瘦如柴的手突然死死揪着陵越的衣领,秦子陵盯着陵越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道:“可在下偏偏就要逆天而行,就算是生生世世如此,也要与天斗,不回头!”

  

  “好笑。”一个声音突然挤进两个人之间,打破了僵局。陵越诧异,发现那声音是从自己怀中传出。收紧怀抱,低头促不及防对上一双眸子。

  

  带着冷漠和厌恶,还有一丝嘲讽。

  

  “天生的异端,注定的另类……算得了什么?”

  

  “无法挣开……注定无法逃脱……”

  

  四目相对,角越看着秦子陵,完全平静的语气,甚至带着悲悯。

  

  “又有……什么意义呢……”

  

  黑雾层层地包裹着面前的人,把他的面容扭曲。秦子陵没有抵抗,让自己的身形被浓雾吞噬。

  

  “不过是大梦一场罢了……”

  

  黑暗开始拉开帷幕,周围如同之前的一样开始模糊,然后和黑灰的雾气融于一体。

  

  陵越抱着角越向前一步。

  

  只一步……

  

  这个世界仿佛被切成了千万片,无数画面从陵越眼前一闪而过。昔日的太子长琴,角越,东方,白衣驸马,还有……欧阳少恭……

  

  把玩着陵越衣角的角越不自觉地被吸引,眼里闪过复杂的光,而同样被吸引住的陵越却并未发觉。

  

  欧阳少恭……如何才能将欧阳少恭唤醒呢……

  

  陵越突然一顿,他似乎抓住了什么!陵越低头,看着在发呆还尤不自知的角越。

  

  现在他在欧阳少恭的记忆中,但是,他们会跟他对话,那么这是不是意味着——欧阳少恭的意识在控制着这些记忆的回放?所以这些不全是真实的记忆,所以在这个区域里,他的意识藏在某一个地方,他现在正在看着这些回放的记忆?!

  

  陵越默默做出总结,却无法控制自己颤抖的手。

  

  少恭在控制记忆,让他们在他心里回放……为什么……

  

  所以的画面突然统统碎裂,空间开始剧烈动荡,面前的空气开始扭曲,出现一个通道。

  

  陵越深吸一口气,毫不犹豫地走了进去。

  

  通过漫长的没有一丝光亮的通道,陵越看见,那个杏衣墨发之人,站在尽头看着他。

  

  “少恭。”陵越开口,无须确认,自觉告诉他眼前这人就是他。

  

  “你看见了什么?”欧阳少恭浅浅笑着,低头柔声问道。陵越一愣,反应过来欧阳少恭并不是对他说话,而是……角越?

  

  角越安静地呆着陵越怀里,抬起头与欧阳少恭对视。

  

  “不会再有过去了。”他说,“永远都不会再有了……”角越垂眸,浓密的睫毛轻颤。

  

  “但还会有开始!”蓦地开口,角越释然一笑。这一笑,带着他人无法理解的解脱。

  

  身体开始逐渐化作虚无,角越却不在意。欧阳少恭脸上的笑意更盛,向前一步,朝角越伸出了一只手。

  

  苍白的指尖相触,他依旧笑着,终于带着属于孩童的几分天真。

  

  “一切……重新开始吧!”

  

  点点星光分散聚合,涌入欧阳少恭体内,待陵越回过神,怀里的孩子已不在。欧阳少恭就站在他的面前。

  

  “少恭……”陵越微笑,张开怀抱。

  

  “我来接你回家了。”

  

        我们还有很多的未来……

 

  end

 

评论(3)
热度(32)
 
© 留活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