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文送给@bodhi花染 的哑巴新娘梗

★天雷滚滚!!!慎入!!!如果真的被雷到了也欢迎吐槽但是请不要拍砖!!!

★信我这篇不虐只是很狗血而已o(╯▽╰)o前任什么的←_←绝对不是余情未了←_←

★想要十章之内完结掉……记得看完要给我点动力←_←

  无爱婚姻

  

  一

  

  最近琴川大街小巷都流传着两个消息。一是几日前琴川首富方家方老爷子在自己的五十大寿上,当众宣布自己的大儿子的婚事。二是方家大少爷陵越要娶 的……是个男妻。

  

  先说前者,方老爷子给自己的大儿子定亲一事,当天便惊动了整个琴川。这方家的大少爷,那可当真算得是相貌堂堂,文武双全。不知俘获了多少女儿心。这消息一传出,可不知有多少丝帕都被那些心存爱慕的千金闺秀哭湿。

  

  相较起来,本朝民风开放,迎娶男妻之说虽不是比比皆是,但也绝不少见。

  

  比起外头的流言渐起,方府之内,却也不像外人想象的那般,风平浪静。

  

  “逆子!”随着一声怒斥,便是拳头重重敲在桌上发出的闷响。陵越跪在地上,抬头与坐在太师椅上横眉怒目的方老爷子对视,强硬地说:“不管今天说什么,陵越都不会娶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做妻子。”

  

  “混帐!” 陵越话音刚落,方老爷子怒不可竭地把桌上的茶盏砸陵越额上了。

  

  “若是父亲执意如此,大可当从未有过我这个儿子!”陵越不躲不避,任由茶盏狠狠砸在自己额角上。

  

  “呵……”温热的茶水和着伤口渗出的鲜血,顺着脸庞蜿蜒而下。陵越并不抬手擦拭,反而不管不顾地对方老爷子说道:“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三年前,父亲就为了我想娶一个男人而大发雷霆。没想到三年后的今天,又为了我不娶一个男人而拿茶杯砸我。父亲可还记得当初对陵越说过的话!”

  

  听闻陵越这话,方老爷子猛地拍了一下桌案。胸口起伏不断,猛吸了数口气才缓过神来。

  

  三年前方老爷子的寿宴上,陵越带了一个男人回来,当着众多宾客的面说要娶身边那人为妻。差点没被方老爷子打断一条腿,拖着一条残腿跪在方府门前三天三夜。最后还是未能如愿,成了当年琴川人津津乐道的茶谈饭资。

  

  三年后,依旧是在寿宴上,方老爷子当众宣布陵越与江都大户欧阳家二公子不日便要成亲。于陵越而言,是万万不能忍受的。当场反驳,却被方老爷子锁在房内不得外出,直到今日一直外出做生意的方家二小姐方如沁从幽都回来,才放得他出来。

  

  “够了!”一声呵斥声响起,一直站在一旁的方如沁快步走到方老爷子身边,一边轻拍老爷子的背,一边对陵越叹气道“你这又是何苦,向父亲告个饶有那么难么?况且,你不是本来就——”就喜欢男人么。最后半句话,方如沁没有说出口,陵越却也知道她想说什么。

  

  “既然父亲执意如此……”陵越慢慢站起身,盯着方老爷子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不管是谁嫁给我,他都只是方家的夫人,而非我陵越的妻子,仅此而已!”说罢便转身走出门去。在跨出门槛的那一刹那,陵越松开一直紧握的手,掌心是一排月牙状的血印。

  

  ……

  

  半月后,成婚当日,方府张灯结彩,门庭若市。

  

  琴川的百姓一早就守在了方府的门口,争先恐后的朝远处张望。

  

  “啊,来了来了!”有人眼尖,远远便发现了迎亲的人马,吹打喜庆之乐,由远及近。

  

  只看见那队人马前列,陵越乘一骑,胸前都绑着红色喜带,系着大红花领,一副新郎官的模样,身后跟着八个人抬着的大红轿子。

  

  队伍停在方府门前,陵越下了马,面上一片冷然,似乎今日要成亲的不是他而是别人似的。

  

  一双素白的手从轿中伸出,拉开了大红色的帘布,一个同样身着红色长袍的男子从轿中走出。

  

  迎娶男子毕竟还是与女子不同,就比如男子头上并不用盖上头盖,这也让早已好奇不已的众人看清男子的面容。

  

  面冠如玉,风姿卓越。这是众人心中的第一个反应。

  

  欧阳少恭走到陵越身边,如果忽略掉其中一人不怎么好的脸色,两人站在一起看上去倒当着是天作之合。

  

  陵越抬起脚本欲进门,不知想到了什么,伸手握住了欧阳少恭的手,二人一起进了方府。

  

  媒婆早早就在大堂候着,等两位新人都在大堂站定后,媒婆拉扯开嗓门大声吼道:“新人行礼!一拜天地!”

  

  欧阳少恭先转过身,半晌没有等到陵越反应,微微转头朝陵越投去一个疑惑的目光。陵越垂眸,深吸一口气慢慢转过身去。欧阳少恭立即反应过来,掳起衣摆,两人一起朝着外面的天地跪拜了下去。

  

  两人起身,媒婆又紧接着大呼,“二拜高堂!”

  

  待两人对着坐在高堂之上的方老爷子磕完头后,媒婆又喊:“夫夫对拜!”

  

  欧阳少恭脸色不变,至始至终都是带着淡淡的笑容,直到礼毕。

  

  而陵越在对拜之时,那腰却像是怎么也弯不下去似的,看得方府那些知道真相的人都把心提到嗓子眼,生怕这最后关头又出了什么变故。

  

  “夫夫对拜——”见陵越没有反应,媒婆又喊了一声,额头上冷汗直冒,心里不停祈祷着能早点结束。

  

  索性陵越这次还是顺顺利利拜完了堂,落在方如沁眼里,却是忍不住为自己这个大哥心疼一番。

  

  这次到底还是他们亏欠了他啊……

  

  没有新娘子,自然也没有人需要先入洞房。本该是二位新人留在大堂与宾客敬酒,只是不知为何,欧阳少恭却一早就回到新房之内,对此陵越也是不做理会。

  

  晚间时分,方府里已经退去了白天的喧闹,陵越和欧阳少恭此刻坐在新房内。

  

  “你……”陵越看了一眼安静坐在桌边的欧阳少恭,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却又说不上来为什么。

  

  “?”直到欧阳少恭抬手冲着他打手势的时候陵越才恍然大悟。从刚才到现在,欧阳少恭始终都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

  

  “你是哑巴。”不经大脑便脱口而出,待陵越反应过来是心中隐隐有一丝后悔。而当欧阳少恭微笑着对陵越打手势的时候,这种后悔感更盛,对欧阳少恭的态度也有点软化了。

  

  想来这人也是和我一样的处境吧……陵越这样想着。

  

  “我刚刚……不是故意的。”陵越犹豫片刻还是开口对欧阳少恭解释道:“不管如何……过了今夜,无论你从前是什么身份,都只能是方家的人……”

  

  陵越说完后,见欧阳少恭轻轻点头看着自己,等待下文的样子,也不知接下来要如何是好。

  

  洞房花烛么……陵越眼色一凌,站起身来走到门边,手已经摸上了门板,又转过头道:“从今天开始,这间房你住,我睡书房。”

  

  ……

  

  等陵越离开后许久,欧阳少恭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铜镜前。抬手去掉头上的发带,一瀑乌发失去了束缚,尽数倾泻而下。

  

  看着镜中模糊不清的自己,欧阳少恭闭上眼,发出一声浅叹。



来来来……我们来投票……三年前的男人不是苏苏(越苏戳爆雷点T^T)回复你心水的人选……哪个多就写谁……周黑鸭,孝天哥哥,宝玉,吉儿或者其他……都可以←_←

评论(66)
热度(108)
 
© 留活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