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送给@bodhi花染 的梗哑巴新娘

★天雷滚滚!!!狗血出没!!!小心慎入!!!

★欢迎吐槽,谢绝催更o(╯▽╰)o

  二

  

  新婚之夜新郎官便丢下自己的妻子,睡在了书房。在第二天这消息便传遍了这个方家。

  

  方如沁因为心疼自己的大哥并没有吭声,而方老爷子也因有方如沁在旁劝说,再加上新婚第二天两夫夫给他敬茶时才发现自己这个儿媳竟是个哑巴,也便没了声响不闻不问。

  

  方家的下人们虽然私下也有些个别的声音,但大多也只是感叹下,生得如此好的一个人,怎么偏偏是个哑巴。

  

  而身处在流言漩涡中的两个人,一个不愿知道,一个漠不关心。

  

  是夜,陵越依旧留在书房内翻看账目。

  

  虽说目前方家上上下下都是由方如沁打理的,但他身为方家长子,现在又已成家。按方老爷子的话说,方如沁迟早都会嫁人 待他百年归西之后,方家的一切事宜都要由陵越掌管,如今接手这些,不过是为日后早做打算。

  

  陵越何尝不知方老爷子心中所想,只是想要用这些东西来留住他。所以尽管心中再有不愿,他也必须扛起身为长子应有的责任。就像是他娶了欧阳少恭那样,只要是事关方家的前程,就没有他选择的余地……不是吗?

  

  书房外突然传来一阵似有若无的琴音,陵越翻看账本的手顿住,转头看着大敞的窗口,眼中微不可察地闪过一丝疑惑

  

  方家上到他下到家仆侍女无一是善抚琴的,可从这琴音之中又可以听出弹琴者娴熟的技艺……会是谁呢?

  

  陵越心中隐隐又了猜测,却又不是十分肯定。合上账本,陵越起身出了书房,朝琴音传来的方向走去。

  

  小湖旁,石亭之内。

  

  欧阳少恭立于琴前,十指放于琴弦 上。琴音袅袅从他指尖流出,寒风凛冽,吹得欧阳少恭的衣角翻飞起伏,衬着哀婉的琴音落在陵越眼中便是说不清的空寂廖落。

  

  他是不要命了么?!

  

  陵越眉头微皱。早已是入了秋,到了夜里更是寒风瑟瑟,这人竟然还只是穿着一件单衣。看这样子,显然不是只在这里呆了一会儿。

  

  琴音骤然而止,欧阳少恭抬头看着不知何时来到他身边的陵越,想要抽回被那人拽住的手,却动弹不得。

  

  “啊……”直到欧阳少恭发出啊啊的声音,陵越才反应过来自己干了什么。匆匆忙忙收回了手,两人一坐一做,就这么大眼瞪小眼地尴尬了半晌。

  

  心中暗骂自己过于冲动,陵越回过神再看欧阳少恭早已冻得发白的唇色,又想起刚刚抓住的,冰冷彻骨的触感,不知怎的胸口突然生出一股无名火。

  

  “不早了,你回去休息吧。”陵越把头扭到一边解释道:“这夜里凉,回头要是染了风寒,传出去还不得说我方家苛刻新夫人。”

  

  明白陵越意思的欧阳少恭恍然大悟,抬眼对陵越浅浅一笑。

  

  “我……没……事”欧阳少恭配合着手势做出口型,这般对自己身体不做在乎的样子让陵越有些无可奈何。都这么大了,怎么还想个孩子似的。

  

  欧阳少恭微敛了眸,长而卷翘的睫毛在月光下像是镀上了一层银制。在陵越看来更是添了几分脆弱之感。

  

  明明已经是快撑不住了,却……

  

  陵越这么想着,语气不自觉地软了下来,轻轻对欧阳少恭说道:“回去吧。”

  

  欧阳少恭拗不过陵越,抬手又做了几个手势,见陵越看不懂又张大嘴型。

  

  “再……一……曲……就……好”理解了欧阳少恭的意思,陵越叹了口气,终究还是退了一步。“只有一曲。”

  

  欧阳少恭点了点头,愉悦地勾起唇间,将手重新放到琴弦之上。

  

  ……

  

  一曲终罢,不等陵越再开口,欧阳少恭便主动把琴抱到自己怀里站了起来。

  

  二人距离本就过近,欧阳少恭一站起来陵越就发现这人实际还比自己高出些许,却比常人还要消瘦几分。

  

  要是再胖一点……

  

  意识到自己在胡思乱想些什么,陵越心中呵斥自己飘远了的思绪,看欧阳少恭离去的背影蓦地想到。

  

  “再一日便是回门了吧……”


依旧是短小君的我T^T话说……有人猜得到真相么←_←

顺便剧透……大概下下章或者下下下章……会有……

评论(26)
热度(91)
 
© 留活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