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送给@bodhi花染 的哑巴新娘梗

★天雷滚滚!!!狗血出没!!!小心慎入!!!

★原谅我把少恭崩到天际了qwwwq

★本章有大进展!!!最重要的是……特么的满满4000+!!!

  四

  

  月上中天,夜凉如水。

  

  深夜的欧阳府褪去了白日的喧嚣,欧阳少恭原先的屋子内亮起了一盏如豆孤灯。屋内有偶有一道修长的身影从窗前走过,被轻晃的烛光打在薄薄一层窗纸上。

  

  陵越已经站在屋外许久了,并非是不能进去,只不过是不知道进去之后又该如何。

  

  先前在方府的短短几日,皆是他睡在书房。欧阳少恭也是整日里就呆在陵越那小小的院子抚琴弄曲,甚少踏出院门,连一日三餐都是遣了下人送到屋内去,两人几乎可以说是没有任何交集。可如今毕竟是在欧阳家,若陵越再找借口,就怎么也说不过去了。

  

  “罢了……”陵越暗叹,伸手推开了房门。

  

  “吱呀——”陵越在看清屋内摆设时是心中微讶,而门轴转动带出的小小响声也引起了屋内人的注意。

  

  “你这是……”陵越此刻看着半蹲在地上的欧阳少恭,后者停下把被子铺在地上的动作,抬眼看着陵越。两人一个低头一个仰头,目光在碰撞一瞬又立即闪开。

  

  他没想到欧阳少恭竟然会有如此做法,不过这样也避免了两人的尴尬。陵越送了口气,心下释然。他常年习武,身体素质也比自然是要常人好上许多。再加上当年在天墉城拜师学艺之时也曾遇过比这更艰苦的条件,如今不过是打几日的地铺,与他而言倒是无什么大碍。

  

  陵越抱着这样的心思,却在下一刻看见欧阳少恭解了衣自己躺在地上时多了几分惊讶和愤怒。

  

  对,就是愤怒。

  

  陵越其人,心有浩荡正气。即使是在心中并未将欧阳少恭当做他的妻,但本能下意识的把这人定义为是个需要他保护的弱者。

  

  而欧阳少恭此刻的做法,在陵越眼里无异于是逞强一般的胡闹。明明身子骨看上去那么弱,再在这寒气重的地上睡上一晚,明日还指不定会有什么事。

  

  “?”

  

  欧阳少恭猝不及防之下被陵越连着被子一起抱到床上,睁大眼睛一脸无辜地看着陵越。让对方心中又气又想笑。

  

  陵越把双手摁在欧阳少恭肩头,刻意放缓了语气说:“夜里寒气重,还是我睡地上吧。”

  

  “啊……”欧阳少恭皱着眉,挣开陵越的手对着他一阵比划。想要告诉对方自己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弱不禁风,却统统被陵越刻意给无视掉。情急之下索性拽住陵越的衣袖,死不松手以此来表示自己的不满。

  

  “你真是……”陵越摇了摇头,突然觉得自己像是在哄一个孩子似的。无奈地叹了口气“好,那我们两个都睡在床上,行了吧。”其实到了此刻,陵越心中早已没有了先前那种隔阂感,对与欧阳少恭同榻而眠这件事上也不再是那么排斥了。

  

  “就当是哄个孩子睡觉好了。”陵越暗嘲一番,也脱下外衣上了床。

  

  不知是过了多久,原本闭着眼睛的欧阳少恭突然挣开了眼,转头借着从屋外透进来的月光看着熟睡的陵越。

  

  索性侧过身体,欧阳少恭用一只手支撑着脑袋,另一只手隔着虚空临摹着陵越的脸廓。如此维持了片刻,欧阳少恭又把手向下压,用手指轻轻戳了陵越的脸颊。

  

  唔……感觉不错……欧阳少恭这样想着,眼底闪过复杂的情绪。

  

  ……

  

  陵越原本是想着陪欧阳少恭在欧阳家住上一日,第二天即刻返程。可长琴的挽留和每每欧阳少恭看他时眼里藏着的请求让他不由退步,派人回方家传了个话,不知不觉就在欧阳府住了快半个月。

  

  这期间悭臾总是拉着陵越一起喝酒比武,一来二去两人的感情也热络不少。

  

  “我可跟你说啊,陵越……”悭臾往嘴里灌了一口酒,断断续续地对陵越说道:“你这辈子能娶到欧阳少恭,就是那什么……”半眯着眼睛像是在思考什么人生大事的样子引起陵越几分兴趣。

  

  “那什么?”陵越也是有了几分醉意,此刻抚着额头听着悭臾的碎碎念。

  

  “嗯……就是……”咬着唇苦思冥想了半晌才对陵越说“三!生!有!幸!”

  

  “呵……悭臾可是在说自己?”陵越笑着摇了摇头,也不和一个醉鬼做什么反驳,两人从黄昏时分就开始喝酒,到如今银月高挂,单看看落了满地的空酒壶就知道二人喝了多少。

  

  “你以后就懂了。”悭臾郑重其事地拍了拍陵越的肩膀,摇摇晃晃地起身“欧阳家的人……哪是那么简单的啊……”到最后半句话的时候几乎没了声音,消散在空气中。陵越虽没有听清悭臾再说什么,但是心想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便也不去深思。

  

  看了看已经不早的天色,也站起身子,朝着相反的方向走回房。也就没有发现,悭臾不知何时转过身,眼中早已恢复清明,没有丝毫酒醉时的迷茫雾气。打量着陵越离开的背影,嘴角上扬的弧度不自觉地深了几分,带上了一丝嘲讽。

  

  陵越一步一步走到房前,推开门便见得那摇摇曳曳的烛火旁,欧阳少恭默然而立,面上的神情在身边昏黄的烛火的映衬下,变得朦胧起来。

  

  “怎么还没休息?”陵越合上房门,直觉告诉他似乎有哪里不对劲。鼻尖缭绕着一种若有若无的香气,想要仔细去探寻时却又仿佛与平常没有什么两样。

  

  “大概真是醉了吧……”陵越这么想着,忽略掉心头那一丝异感,缓缓地走近欧阳少恭,轻声道“今天和悭臾多喝了点酒,你不用等我的。”

  

  欧阳少恭没有动,也不出声,就这么静静地看着陵越。陵越皱了皱眉,刚想说什么却被欧阳少恭不知何时披散下来的头发吸引住了。

  

  挑起搭在欧阳少恭胸前的一缕长发,陵越在指尖绕了几圈后放在鼻前一闻。似乎就是刚刚进屋时闻到的那种香味,细细一嗅却又有不同。

  

  真奇怪……又是哪里奇怪呢……陵越茫然的想到,思绪被挥之不去的香味搅成一团乱麻。

  

  他确信自己是喝醉了,意识仿佛脱离了身体。陵越看见自己把欧阳少恭拥到自己怀中。看见两人双唇相触,欧阳少恭顺从地迎合他。看见自己抬手解开欧阳少恭的腰带,玉制的腰带落地发出“叮叮当当”的声响,被逶迤垂地的宽大衣袍堆叠覆盖。

  

  桌上的红烛依旧在静静燃烧,若有若无的低吟夹杂着道不清的痛楚和欢愉,隔绝在被床帐遮得严严实实的大床之内。

  

  自是红烛吐泪,春宵帐暖。

  

  夜,才刚刚开始……

  

  ……

  

  陵越从熟睡中醒转过来的时候,还带着几分未清醒的迷茫,而怀中温热的身体让他瞬间清醒过来。

  

  难以置信地低下头,陵越看着被自己抱在怀中的欧阳少恭。

  

  一头青丝散乱地铺在赤裸的肌肤上, 莹白如玉的胸膛上满是青紫的的吻痕。

  

  他到底干了什么啊!

  

  陵越试图回忆昨日遗留的记忆,自己和悭臾喝酒,喝醉了回房,然后……

  

  破碎的呻吟,高潮时候压抑不住的哭腔,陵越勉强把仅有的回忆拼凑起来,得出醉酒之后做出了糊涂事的结论。

  

  忍不住扇了自己一巴掌,随着陵越的动作,仍在沉睡的欧阳少恭发出一声带着痛楚的呻吟,陵越这才注意到他下唇被深深咬出的干涸的血痕。

  

  最终长叹了口气,陵越默默披上衣服起身出门,吩咐了下人烧了一桶热水送到门外。

  

  然后自己把水拿到屋内,陵越转身把欧阳少恭横打抱起,放到浴桶中。

  

  陵越看了看自始至终都蹙紧了眉的欧阳少恭,犹豫了片刻,还是伸出两根指头探入这人身下,想要先把里面的液体清理出来。

  

  “啊啊……”手臂被抓住,陵越抬头对上一双带着慌乱的眸子。

  

  “不清理干净会受伤。”陵越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只能这么跟欧阳少恭解释,然后等待着欧阳少恭的反应。

  

  欧阳少恭下意识咬唇,却被唇上未完全愈合的伤口激起微微疼痛,想了片刻,还是松开了抓住陵越手臂的手。

  

  陵越松了口气,耐着性子为对方清理完身体里残存的浊液后便起身,不好意思道:“剩下的……你自己来吧。”

  

  欧阳少恭点头,又盯着陵越不放,眼睛里表达的意思很明显。

  

  ——你怎么还不走?

  

  清咳一声来掩饰自己的尴尬,陵越退出到门外。看着屋外早已高升的太阳,想着该怎么与欧阳少恭解释的他感觉到一种深深的无力和愧疚。

  

  门被关上,欧阳少恭待确认了陵越已经离去后,整个人浸没在水中。用手舀起一捧水高举到半空中,欧阳少恭看着从指缝不断流出的水,唇角勾起一抹浅淡至极的笑。

  

  ……

  

  “满意了?”长琴手执一子白棋,思索片刻落在棋盘上,蓦地开口。

  

  “又要输了。”悭臾一声抱怨,看着棋盘中已经泾渭分明的战局举棋不定,随口接过长琴的话说道“还不是你那个宝贝弟弟,再说了,我可什么都没有干,顶多也就是灌了那小子几壶酒而已。”

  

  “狡辩。”又落下一子,长琴挑眉笑道:“都让了你三子了,怎么还是输?”

  

  “那你让我五子,我肯定能比这次撑得更久。”对于悭臾耍无赖般的话,长琴不作理会,伸手拂乱了棋盘。

  

  “让你七子,若是再输……”

  

  后面半句话他没有说出口,悭臾也知道是什么,不满地嘟囔道“我就说你们欧阳家的人都是——”

  

  “都是什么?”长琴反问道。

  

  “……一个比一个好”悭臾看心爱之人脸上的表情就知道这次绝对要惨,再低头看棋盘,面上立即愁云惨淡。

  

  “又要输了……我不想抄四书……”

  

  “那这次就诗经好了。”长琴表示这次居然敢和少恭合起伙来,虽然是为了自己,但是教训还是一定要给的。

  

  “……好。”

  

  悭臾决定下次不管欧阳少恭再拿什么来收买他,都绝对不会再和他狼狈为奸了。早知道那块玉佩是长琴送给欧阳少恭的嫁妆,打死他也不会要!

  

  但是长琴戴起来真的是好看啊T^T

咳咳……忽略掉最后的迷の画风2333333算是有剧透吧^O^然后……劳资就是拉灯了有种你们来打我啊←_←

评论(32)
热度(86)
 
© 留活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