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送给@bodhi花染 的哑巴新娘梗

★狗血出没!!!小心慎入!!!

★虽然短了点但还是打滚求留言求热度>:-<

  七

  

  正是晨光熹微之时,在入秋清寒的阳光下,茜红的花朵被风一吹从枝头缓缓坠下,落在欧阳明日的墨发之上。身旁的欧阳少恭很快察觉,细心地替欧阳明日将那花瓣取下。

  

  欧阳明日靠着欧阳少恭不时说着什么,欧阳少恭虽不能言语却也还是含着笑意仔细听着。

  

  红花,白衣,美人。

  

  陵越就伫立在廊柱后看着这画面,连方应看不知何时来到他身边都不曾察觉。他的注意都在不远处的两兄弟,或者说只欧阳少恭一人身上。连他自己都没有发觉,他看欧阳少恭的眼神隐隐已经有些不同,似乎又多了什么。方应看在一旁早将陵越的反映收入眼中,却也识趣的不说什么。这种事还是要当事人自己发现才有趣,不是么?

  

  被人在背后注视多时,不管是欧阳明日还是欧阳少恭都不可能不清楚。

  

  欧阳明日突然话锋一转,将原本简单的兄弟叙情转到另一方面,道:“你决定了?”

  

  即使到了如今欧阳明日也无法理解欧阳少恭的所作所为。就像他不明白当初陵越到底做了什么才让欧阳少恭看上他。

  

  不过不理解归不理解,他与欧阳少恭一母同胞,于他而言,最重要的莫过于欧阳少恭有朝一日可以寻到心之所属。

  

  欧阳少恭将手覆在欧阳明日发上,眼角的余光撇见陵越此刻有些落寞的神情,低着头想了想,很快摇了摇头。

  

  清楚明了欧阳少恭心意的欧阳明日对自家兄长的态度此不可否置。 明明是与欧阳少恭极其相似的一张脸,那面容上带着几分不屑和狠戾,片刻后才又道:“就这么一个人,也不过如此。你喜欢也就罢了,如果他要是敢……哼!”后半句话虽然没有说出口,欧阳少恭也知道欧阳明日的意思,笑得愈发意味深长。

  

  陵越不知道那两人究竟在说什么,远远看去欧阳明日将唇覆在欧阳少恭耳畔不知说了什么,惹得欧阳少恭满脸的笑意,又故作生气的拍了下欧阳明日的手。

  

  淡金色的阳光洒在他身上,整个人说不出的温暖惬意。落在陵越眼里,比平素里看见的欧阳少恭,还要多了几分明媚和活泼。

  

  心中突然有一种无法抑制的冲动,让陵越没来由的一阵惶恐。

  

  最后再看了欧阳少恭一眼,陵越连和方应看打个招呼都没有就往回走。

  

  “他走了。”许久之后,欧阳明日蓦地开口,“欲擒故纵这一手玩得可真好。”

  

  欧阳少恭微敛了双眸,面无表情地注视着陵越离去的方向,直到连那人的背影都看不见。唇边扬起一个几不可见的弧度,细微得令人怀疑是自己的幻觉。

  

  来日方长,一切才刚刚开始呢……

好吧我造二月第一次更新这么短有些不好……但是最近身体一直不舒服嘤嘤嘤,打了这么多天点滴手上都是洞好疼Q_Q下一章什么时候更新不一定,身体好了会尽量更新>:-<

画风什么的原谅我……神经错乱的lo主正在努力掰回来中@_@

评论(16)
热度(81)
 
© 留活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