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是小青姑娘点的300福利,不好意思可能不太好吃qwwwq

★为了容易区分,凡是有【】的都是十年之后。

★不要被名字吓到,这篇是撒糖向←_←

        上

  

  “你决定了?”银发仙人负手而立,淡然地看着跪在他面前的自己的大弟子。

  

  “是的,这是弟子唯一能做的了……我不可能眼睁睁看着他死。”陵越微敛下双眸,再抬头时眼里是不容忽视的坚定,“请师尊成全!”

  

  他不在乎需要付出什么代价,他要的只是一个结果——那个人可以重新出现在他面前。

  

  “罢了,果真是痴儿。”许久之后,紫胤立于空无一人的剑阁之中,唯有一声浅叹。

  

  ……

  

  高大的树木挡住了阳光,在地上留下斑驳的光影,一道人影悄无声息的凭空出现在静谧的禁林中。

  

  陵越将欧阳少恭小心地抱在怀里,左右巡视了一遍将四周的景象收入眼底。面对陌生的环境,他表现出一贯的冷静。

  

  蓬莱之战的场景陵越并未见过,当他赶到之时所有的前尘往事早已是在熊熊火海中尽数消逝。

  

  唯有欧阳少恭……当日巽芳最后为了护住欧阳少恭最后一点魂魄剩下的残骸,以自身魂魄为代价施展蓬莱禁术将欧阳少恭封印。当陵越寻到他时,欧阳少恭因为封印被迫陷入了永久性沉睡中。

  

  陵越将欧阳少恭带回天墉城,却无法唤醒他。

  

  蓬莱的禁术以施法者自身魂魄为代价施展,力量之强,等闲人不得破之。若是修为高者强行为之,必定会伤及欧阳少恭,这偏偏是陵越最不愿见到的。

  

  在欧阳少恭力量耗尽之前,陵越阅尽天墉城藏书阁内的奇书,终于寻到一个办法。

  

  跨越时空。听起来荒缪无比的想法,却是欧阳少恭最后的一线生机。陵越无法说服自己放弃,求得紫胤真人的帮助,撕裂时空之间的屏障让他得以带欧阳少恭来到未来。

  

  若是他真的唤醒欧阳少恭,那么未来就一定会有那个人的存在!

  

  陵越忽然愣了愣,他看见不远处有一个孩子。这并没有什么大不了,天墉城是可以养孩子的,芙渠和陵端便是自幼就生活在天墉城内的。令他感到惊讶的是那孩子不论是相貌还是服饰,都与曾经记忆中的那个人幼年的样子重合,几乎没有任何差别。

  

  “屠苏……”陵越低喃出声,有一瞬晃神。化为荒魂,消散于天地之间再不入轮回。他找到了欧阳少恭,却永远找不回来他的师弟。

  

  男孩发现了他们,远远地冲陵越笑了笑,朝他们的方向跑去。

  

  “师尊!”男孩跑到陵越跟前却又止住脚步,睁着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仔细盯着陵越的脸,“你不是师尊。”他迅速后退,仰着小脸看着陵越。

  

  “你是谁?”

  

  “为什么突然出现在这里?”

  

  “你长得和师尊真像,是师尊的什么人?”

  

  ……

  

  男孩一口气问出一堆问题,然后把注意力都放在陵越的脸上,警惕地握紧手中的木剑。而他问的那些问题,陵越却一个都没有回答。

  

  他叫我师尊?陵越第一个想到的是自己新收的那个小弟子玉泱,可看见男孩那张脸就暗自摇头。随即他想起这里是未来,眼前这个看起来不过七八岁的小家伙应该是未来他收的第二个弟子。可是为什么与屠苏小时候那么像?!“

  

  陵越想要去触碰男孩的脸,但此刻正抱着欧阳少恭的他显然腾不出手来了,男孩更是因为他的突然靠近举起手中的木剑指着自己。

  

  “你的师尊是不是叫陵越?”即使是早有预料,陵越还是觉得不可思议,得到男孩肯定的回答后,陵越看向他的眼神也愈发和善。

  

  “你认识师尊?”或许是感觉不到恶意,男孩没有害怕,天性使然,让他对对陵越产生了浓厚的好奇。

  

  “咳,算是吧。”陵越忽略掉心底那些奇怪的感觉,尽量友好地道:“我来是为了救人的,想请你的师尊帮忙。”

  

   男孩上下打量着陵越,在看见对方怀里被黑色披风包裹得严严实实的欧阳少恭后好奇地问:“是那个人么?”他指着欧阳少恭,清秀的眉宇间也多了几分担忧。

  

  陵越点了点头,即使表现的再镇定,在面对欧阳少恭越来越糟糕的情况也不由有些焦躁。

  

  “你可以带我去见你的师尊吗?”陵越放缓了语调,柔声问道。

  

  “好吧,不过你得先和我去问问师兄。”男孩勉为其难的答应了,领着陵越朝禁林外走去。

  

  十年之后的天墉城与陵越记忆中并无不同,他跟在男孩后面,一路上也遇到不少天墉城的弟子,他们纷纷对陵越和他怀里抱着的欧阳少恭投去好奇的目光。纵使陵越修为定力再高,也有点尴尬。索性禁林离临天阁并不远,只一会陵越便看见一个给他感觉十分熟悉的人影站着临天阁之外,在看见他,尤其是身边的男孩后面色一变。

  

  “云溪!你是谁?”后面半句话是对陵越说的。只见那人快步走到男孩身边,把他护在身后满脸审视地盯着陵越。

  

  “……你是玉泱吧。”陵越轻而易举便认出对方的身份,对对方的态度也有些无奈。心下转了几圈便有了思量,也不再做过多解释,单刀直入道“欧阳少恭在天墉城吗?”

  

  “原来你认识大哥哥啊!”“你是来找欧阳先生的?!”听见欧阳少恭四个字的两人有着不同的反应。一个是惊喜,而另一个看陵越的眼神已经从原来的审视直接上升为警惕。

  

  不管态度是什么,在发现两人对欧阳少恭看上去都不陌生的样子后,陵越终于是松了一口气。

  

  他还活着……陵越小心翼翼地抱着欧阳少恭,心中有一种情绪在激烈的翻涌着。也许是喜悦,或者庆幸,亦或是其他?此刻对陵越来说都已经不重要了。

  

  就在这时,突然有人从临天阁走出。“少恭哥哥!”韩云溪看见一下子亮了眼睛,立刻奔向来人,陵越也紧张地往门内望去。

  

  “你来了。”【欧阳少恭】看到陵越时似乎没有任何意外,在看见陵越怀里的人的时候唇边笑意更盛。

  

  “我还以为你会更晚些。”【欧阳少恭】眯了眯眼,好像不需要任何解释就已经对一切了如指掌:“进来吧,撑不了多久了,玉泱去把你师尊叫过来,云溪和我进去。”

  

  “你知道我们会来?”陵越暗暗观察着这个“欧阳少恭”,从对方的话中他好像知道了什么,但是时间却不容许他做更多的思考。抱紧了怀中人,陵越觉得他还有必要说明来历“我是从……”

  

  “我知道,不想让他死就跟我进来。”【欧阳少恭】打断了陵越的话,牵着韩云溪的手走了进去。至于玉泱……早在【欧阳少恭】说话的说话就去请自家师尊了。

  

  ……

  

  陵越小心翼翼地将欧阳少恭放到床上,替对方将外面披着的斗篷解开。他紧闭着眼,苍白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呼吸和心跳微不可觉。【欧阳少恭】来到床边,快速检查了躺在床上的人,头也不抬地道:“你带云溪出去。”

  

  “可——”陵越刚想反驳,可【欧阳少恭】抬头看他的那一眼让陵越一下子泄了气,“……这个孩子是怎么回事?”他换了一个从开始便困惑他的问题。

  

  “你现在更关心谁?欧阳少恭还是百里屠苏嗯?”【欧阳少恭】直起身,似笑非笑地看着陵越。

  

  “我——”陵越被【欧阳少恭】一句话噎的说不出话,沉默半晌后道“他会活着对吧。”

  

  “虽然我更希望他死,不过有人要他好好活着。”【欧阳少恭】突然冒出这一句话来,陵越起先不明白,待看见自己身后的人的时候一下子就反应过来——未来的他,天墉城的掌教【陵越】!

  

  ……

  

  沉睡的欧阳少恭被移到后山的禁地,陵越只能在禁地之外等着,与他一起的还有韩云溪。

  

  “那个大哥哥快醒了吗?”韩云溪拽着陵越的衣角,紧张地问道。对于有两个一模一样的人,不知道【欧阳少恭】是如何和他解释的。如今韩云溪已经成了除陵越之外最担心欧阳少恭的人了。

  

  “嗯。”陵越拍拍韩云溪的肩膀,注意始终放在禁地之内的动静。

  

  不知过了多久,就在陵越几乎忍不住冲进去的时候,一道人影从禁地内走出。

  

  “他醒了,不过……”【陵越】还没有说完,就看见另一个自己急不可耐地冲进禁地,默默吞下后面半句话。

  

  禁地之内,陵越看见躺着石床之上的欧阳少恭,手心开始沁汗。放轻了脚步走到那人身边,声音有些沙哑:“少恭。”

  

  床上的男人眼皮动了动,在陵越的注视下缓慢地睁开了眼睛,深沉得看不见任何情绪。

  

  “你没有告诉他么?”【欧阳少恭】朝躲在石壁后面偷偷探出脑袋的韩云溪招了招手示意对方过来,头一转对【陵越】问道。看见后者摇头的反应后微挑了眉,揉了揉韩云溪的脑袋饶有兴致地看着另一边的发展。

写到这里真的要吐血了……打了一天的植物大战僵尸然后才发现忘了撸文T^T吃完饭就开始撸到现在3300+原谅我完全把文崩掉了>:-<

评论(9)
热度(44)
 
© 留活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