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是送给@bodhi花染 的哑巴新娘梗,另@越恭大法好 400粉福利请签收2333333

★狗血出没!!!小心慎入!!!

★吐槽也好其他也罢,求留言我们共同玩耍23333333

  八

  

  在欧阳少恭见到欧阳明日的当晚,两兄弟遣退旁人围炉夜话。无人知这两人究竟谈了什么,只是在第二日清晨,欧阳明日就留下书信,和方应看赶回了江都。

  

  对于这位欧阳公子的高调到来又匆匆离开,方老爷子也是感叹没来得及和小辈好好谈过,能给对方留下对方家的好印象是一方面,当然如果欧阳明日回去后能在欧阳家家主面前多美言几句是更好。

  

  反倒是襄铃,她并未随欧阳明日去江都,也没有回青丘去。而是留在方家,暂住在欧阳少恭那小院中。正是豆蔻年华,出落得娇俏可爱,再加上嘴甜讨人喜的缘故,很快就受到方家上至方老爷子下至家仆丫鬟的喜欢。

  

  至于小丫头日日跟在欧阳少恭身边撒娇,还总爱和陵越唱反调噎得对方说不出话来反驳之类的也被归于是女孩子家偶尔闹的小性子被人忽略暂且不提。

  

  此时在方家,或许只有陵越过得不是那么如意。老爷子已经决意把方家的生意逐渐交给陵越管理。除了先天不足只能依靠后天勤能补拙每日死记硬背学习经商之道外,欧阳少恭对他日渐冷落的态度也让陵越开始有点怅然若失。

  

  其实到了这个境地,尤其两人还发生了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后,若是说陵越对欧阳少恭毫无半分心思无疑是骗人了,偏偏此时连他自己也弄不明白自己对欧阳少恭到底是什么态度。

  

  本想在回到方家后就和欧阳少恭好好谈一次,就这么把这一页揭过去,陵越也开始说服自己去尝试接受欧阳少恭。谁知因为欧阳明日的缘故失了先机,现在再提起旧事就未免有些得了便宜还卖了。尤其如今欧阳少恭身边又多了个看他不顺眼的襄铃,整日跟在欧阳少恭身边添油加醋数落他的不是,而他还不能失了礼数与她一个姑娘家计较。

  

  这一桩桩一件件加起来,陵越还是忍不住深深地郁卒了。然而不管日子成了什么样,都还是得过下去的。很快的,便又到了一年上元佳节。

  

  正月十五,到处都是一副喜气洋洋的景象。方家门前,下人早早就换上了喜庆的大红灯笼。今个上元节,方如沁吩咐账房支一笔银子来打赏下人,钱不多,但也图个喜庆。下人得了主子的赏钱,自然是欢喜。一些正值芳龄的丫鬟在手里有了银子后,面对那些自己喜欢的首饰玩意和胭脂水粉时说买就买的豪爽劲让男人也不由汗颜。

  

  明月东升,银盘般遥遥挂在深色天幕的一角。陵越和欧阳少恭此刻正漫步在街头。

  

  欧阳少恭本来是不打算出门的,何奈身边还有个爱热闹的襄铃。经不住对方的软磨硬泡,又刚巧遇见了打算回房找他的陵越,几经思量三人还是一起出门了。

  

  说到底襄铃也不过是个及笄之年的小丫头,在看见街市上热闹非凡的场景后,生性爱玩的她早就将同行的陵越和欧阳少恭忘在一边,早早就冲进人堆里去了。

  

  若是放在平时,陵越早就回府去了,只不过……这么多日以来,这也算是陵越第一次和欧阳少恭在没人打扰的环境下单独相处——如果忽略掉身边来来往往的人流的话。

  

  陵越转头看着正被街边各式不同的花灯吸引住的欧阳少恭,在灯火的映衬下那人的脸看上去更加柔和,心中也升起了几分萌动。

  

  “你喜欢吗?”陵越蓦地开口,声音中不自觉染上了几分柔情。见欧阳少恭面带惊诧地望着自己,陵越嘴角慢慢上弯。不做过多解释,随手便挑了一盏莲花状的花灯,又向小贩讨了支笔,将花灯和笔都塞在了欧阳少恭手中。

  

  “反正不碍事,就试试吧。”陵越这么说了,欧阳少恭便敛下眼帘略一思索,在花灯上一笔一画工工整整的写下执子之手四个字。

  

  陵越等欧阳少恭写完,在执子之手四个字上流连片刻,便请小贩替他们点上花灯中央的蜡烛。

  

  明亮的烛光透过薄薄的灯壁发散出来,放在掌上一阵暖意。陵越拉住欧阳少恭的手,与他十指相扣,完后对他笑道:“我陪你去放灯吧。”

  

  陵越觉得,是时候了,他该承认自己真的喜欢上欧阳少恭了。不是心疼,也不是一时的迷乱,是真真切切,让他不能再否认的喜欢。

  

  这是陵越对过去的放下,也是对欧阳少恭的承诺。欧阳少恭明白,或许说他早就等着这一天。即使没有明说,可那有怎样,他还有很多的时间,未来还有很多时间。只要他们还在一起,欧阳少恭自信总有一天他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完完整整属于自己的一个人。

  

  两人沿着河道走了很久,等到了一个人不是很多的地方,欧阳少恭俯下身把灯放在水面上,任由花灯随着水流越漂越远,直到那盏花灯和其他更多的花灯混在一起。烛火燃烧着,远远望去一大片花灯浮在水面如星辰般璀璨。

  

  ……

  

  眼前是来往如梭的陌生路人,身边是刚刚心意相通的爱人,陵越随着人群游走,紧紧相握的双手被宽大的衣袖掩盖住。路边艺人的表演不时引起围观人群的一阵惊叹,连欧阳少恭也不由驻足留意。

  

  “不过是些江湖把戏,没什么好玩的,你要是喜欢改天我也表演给你看看。”若是换了曾经,陵越怎么也不会说出这种话。不过现在……陵越更喜欢欧阳少恭将全部注意力都放在自己身上。

  

  故意不戳破对方那一点小心思,欧阳少恭压下唇角翘起的弧度,还是掩不住发自内心的愉悦。欧阳少恭左右看看,在陵越不解的目光下拉着对方走到一个卖面具的小摊前。想了一会儿伸手拿下两个面具,把其中一个扣在陵越脸上,自己戴着另外一个。

  

  “呵呵。”陵越忍不住笑出声,欧阳少恭戴着张面具,将他的样子完全盖住。透过面具上仅存的两个洞,陵越看见一双灿若星辰的眸子。在那里,陵越看见了自己并且只看见了自己。

  

  在这种氛围下,陵越不由自主地沦陷了,或者说,从开始就没有抵抗。

  

  隔着两张面具,两个人注视着彼此,似乎有什么东西悄然滋长出来,从一颗种子瞬间变成了一棵参天大树。

  

  “咔嚓——”面具间相互发出撞击的响声被淹没在喧闹的人群中,却又清晰地响彻在两个人的心底。

  

  “陵越。”不远处突然传出一个声音,把两人从这暧昧的气氛中迅速拉出来。

  

  陵越僵直着身体转过头去,那个声音……太熟悉了……即使是到了现在还是不能忘记的……

  

  在那灯火阑珊的地方,陵越看见那人。一袭白衣,风姿卓然,脸上带着一贯的笑容对自己说——

  

  “好久不见,陵越……”

不知道为什么看了↑↑↑上面之后突然冒出一句诗来——众里恩爱千百度,蓦然回首,旧人却在灯火阑珊处233333333333

由于不想再拖进度所以进展什么的一下子就突飞猛进了……感觉衔接的不好,师兄对少恭的喜欢有些莫名其妙。已经一塌糊涂什么的,写得差强人意……不好意思可能不能让你们喜欢@_@另外,花灯梗以前也用过,现在是有点俗套加敷衍了>:-<其实如果要傻白甜结局到花灯那里就可以算结局了(坑爹吧你←_←)相信最后那个人是谁大家都猜到了,但是……本文没有大三角!!!lo主也不爱大三角!!!但是狗血还是有的= ̄ω ̄=

评论(40)
热度(66)
 
© 留活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