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送给@bodhi花染  的哑巴新娘梗 

★本章脑洞奇葩!!!请自带避雷针!!!

★一切光看不给钱的行为都是属于耍流氓←_←

  九

  

  若是问这近十年来江湖上风头最健的顶尖高手有谁,剑卿白衣定是其中之一。

  

  其人少年时期便踏入了江湖,英姿出众,俊逸出尘,又天资出众,一身武功颇为不凡,不知得了多少江湖女子青睐。

  

  此人善舞长剑, 平素最喜穿着白色衣衫,亦名为白衣。故江湖中人称之为剑卿白衣。

  

  “白衣善舞影,天地一剑卿。”说的便是此人。

  

  陵越幼年体弱多病,方老爷子便将他送去昆仑天墉城学武,学成之后陵越独自入江湖闯荡。出江湖三年,除恶扬善之事且不说做了多少,所行所为未遇敌手,已是年轻辈中数一数二的人。

  

  一个成名已久,一个英年才俊。

  

  两个人自相识相交再到相爱,一来二去便也纠缠了数年。却不曾料到,再好的感情也终是逃不过命运的安排。

  

  回到方家,陵越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只为那人可以留在自己身边,一生一世。白衣的不告而别却令陵越所做的一切都成了一场笑话。

  

  前尘旧事已不必再提,只是每当午夜梦回之时,陵越总是不断猜测,那人究竟是为何离开。

  

  想不通,所以执念于此。或许欧阳少恭的出现于陵越而言是个意外,打破了陵越仅有的幻想,却也是另一种解脱。

  

  是不幸,也是幸。

  

  却不曾想在终于决定重新开始的时候还会有另一个意外,就这么出现在他眼前。

  

  消失了三年的人突然出现在面前是什么感觉?陵越不知道。就像他不知道该用什么姿态去面对那个人,喜悦,或是憎恨?

  

  陵越少有的矛盾和茫然,曾经发生的一幕幕如走马灯般在脑 海中回放。最终,定格在灯火阑珊之处,那张带着笑意的脸庞 那人用一种再平常不过的语气对他说:“好久不见,陵越。”

  

  顿时,心神巨震。

  

  实际上,再次相见的场面并没有陵越想象中那么尴尬,打破僵局需要的不过一个契机。不过陵越没想到的是这个契机会是自己认识的人,或许还要自己前面加上欧阳少恭。

  

  原本在陵越眼里还可能演变成新旧情人相见分外眼红的场景此刻因为一个人的介入而变得有些……可笑。

  

  对!就是可笑!陵越坐在客栈的房间内,似乎找不出别的形容词来描述此刻自己看见的画面。

  

  “姑爷。”一个声音唤回了正在神游的陵越,回过神来,陵越想了很久,最终还是把心中的疑问问出口“东方……你,你们怎么到这里来了。”

  

  之所以加个们字指的就是白衣。在街市上遇见故人也就算了,天知道当陵越发现白衣身边还有个人,而且这个人他不仅认识,而且前不久才刚刚辞别的——欧阳家的管家东方的时候有多惊讶。

  

  比发现连欧阳少恭都认识白衣还要惊讶么?陵越眼角一抽,那已经不是惊讶,是惊悚才对吧。

  

  虽然不知道原因,不过欧阳少恭认识白衣这个结论让陵越难免有些头疼。如果他和白衣是认识的,怎么会没有从对方口中听过自己的名字,又怎么会不知道自己和那人的关系呢?如果他知道,又为什么又会心甘情愿的嫁给自己?

  

  陵越脑中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只因速度太快来不及抓住,让他陷入更深的困惑之中。

  

  “我到这来是奉大少爷的命令给二少爷送封信的。”东方站在陵越面前,恭恭敬敬的回答陵越的问题。

  

  “送信?”陵越不自觉皱了皱眉。也难怪他会有如此反应,按照东方所说,他是今日才刚到琴川的。照江都到琴川的路程来算,就该是在陵越和欧阳少恭回来之后就立即出发的。可是那个时候如果长琴真的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为什么没有明说,反而是换了这种方式呢?

  

  “是我。”一直在一旁不曾出声的白衣蓦地开口:“是我有事要找少恭。”

  

  白衣一说话,整个房间就突然安静下来了,陵越有些尴尬,却在听见少恭这二字的时候迅速反应过来。

  

  “少恭怎么了?!”带着迫切和担忧的声音脱口而出,陵越说完便愣住,不敢去看白衣的脸。

  

  “我游历天下时曾经去过一个名为蓬莱的国度。”白衣看着那人转移视线,垂下眼帘遮住眸中翻涌的情绪开口道:“那是在一个岛上,我因为受了点伤在那里住了一年多,也认识了蓬莱的公主,巽芳。巽芳待我很好,在我留在岛上疗伤的时候我偶然听她提起,在这个世界上有一物名为玉横。以此为药引,可以炼出一种丹药……可令人脱胎换骨,重得新生。”

  

  “你……这与少恭有何关系?”在听见白衣说他受伤的时候陵越心神开始动乱,在听见他不得不留在岛上修养一年的时候已经开始担心他的伤势,在听见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忍不住问出了口。话到嘴边突然想起了身边的欧阳少恭,硬生生换了个更为关心的问题。

  

  “二少爷的喉疾乃是先天所致。”没有等到白衣回答,东方倒是开口解释道:“连三少爷都没办法医治好的喉疾,说不定这玉横所说的脱胎换骨可以……”后面的话东方没有说完,陵越也大抵明白他们的意思了。

  

  “天下之大,要找到玉横谈何容易?”陵越忍不住看了欧阳少恭一眼,那人由始至终都坐在靠窗的座位上,垂眸盯着手中的茶盏,像是对他们的谈话丝毫不关心。

  

  “我们得到消息。玉横,就在琴川!”

  

  平平淡淡的一句话落在陵越耳边,宛如惊雷一般。错鄂的抬头,陵越促不及防对上一双如墨般的双眸。

好吧……大半夜的我也不知道到底撸了什么鬼>:-<只求吐槽的时候不要拍砖@_@为了不再拖剧情我也是拼了……

忘了之前说过十章完结的蠢话吧……40000+以内完结我还可以拼一拼T^T

从上次的情人节特别番外的热度可以看出来我的炖肉技术到底是有多差了……以后再也不撸了哼唧←_←

评论(11)
热度(57)
 
© 留活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