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抖S 的400粉福利,医生与病人的羞耻play(✿◡‿◡)脑洞清奇,可能离题了╮(╯▽╰)╭

 

※新春贺文,祝大家新年快乐2333333333

 

※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拖文╮(╯▽╰)╭今天把下半段补上,2000+祝亲们吃的愉快哼(ˉ(∞)ˉ)唧

******************

 

 

  陵越回到家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什么也不管一头栽在床上睡了个昏天黑地,直到在夕阳与火烧云交映的金红光辉里苏醒。
  
  抬头,映入眼帘的是他与某人的合照,被巨大的相框裱起来好好的挂在墙上。直到这个时候陵越才彻底清醒,也想起来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见到那人了。
  
  年关将至,警局上上下下都加班加点的,连带着他也好多天没有合过眼睡一个好觉。而因为工作性质的缘故,他和那个人几乎凑不到一个一起的空闲时间。新春佳节,心爱的人却不能在自己身边,陵越想起这个就忍不住心底泛酸。
  
  拿起手机扫了一眼,18:20。时间还早,陵越也不着急,先是去浴室里放满了一浴缸热水,在这期间又到客厅打电话叫外卖,顺便还花了几秒钟纠结了一下该吃什么安慰自己连续几天被泡面摧残的肚子。
  
  半小时后,陵越仅下身围着一条浴巾,一边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打开了门。对着面色诧异的外卖小哥来了个露出八颗牙齿的标准微笑后——接过对方手里的外卖,关上了门。
  
  半分钟后,陵越在一阵阵催命似的敲门声中重新打开了大门,在外卖小哥开口的前一秒从钱包里掏出钱。
  
  “不好意思,我忘了。”淡定的目送外卖小哥离开的陵越再次关上了门,开始犒劳自己的肚子。
  
  解决完自己的吃饭问题后,陵越看了看时间,19:30。那个人还没有回来。
  
  有预感今天那人又要加班一夜的陵越想都不想,直接从鞋柜上面拿起车钥匙就出门去了。
  
  医院离家不算近,一个小时的车程被陵越只花了不到半小时就到达目的地。
  
  咦?警察飙车什么的……欲求不满中的某人会去考虑那些小问题么?
  
  20:15,不算晚,或许是因为新年的缘故,医院里人不多,也就剩下值班的护士和偶尔在走廊上晃悠的病人。
  
  陵越走到妇产科门口,此刻透过半敞开的门,可以看见一个白色人影背对着他,双手插在口袋里,隔着玻璃窗不知道在看什么。
  
  真是悠闲。陵越扯了扯快僵硬了的嘴角,心想自己拼死拼活赶进度就是为了腾出这几天时间能陪他过年,结果这人倒好。
  
  心底原本只有一丝丝的烦躁被迅速放大,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欲求不满的男人啊……啧啧啧。
  
  欧阳少恭透过半透明的玻璃窗,依稀可以看见自己的脸。思绪开始渐渐飘远,不可抑制的想起那个人。他大概还没回去吧……欧阳少恭上一刻还想着,下一秒听见敲门声而转过身去,就看见一张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脸。
  
  “医生,我想我生病了。”男人坐在椅子上一脸认真的对面前的医生说道。然后他可以看见那无时无刻都保持冷静的脸上有了一瞬的扭曲。
  
  “先生,我们这里是妇产科。”欧阳少恭迅速把把表情切换到温柔可亲这一档,虽然不知道对方想要干什么,不过这样子倒也是有趣。
  
  “可是我觉得我的病只有这里可以治。”陵越面色不变,依旧一本正经的说着。
  
  “哦,是么?”欧阳少恭敲了敲桌子“我怎么不记得现在科技有那么发达,连男人生孩子都可以做到,我还是建议先生可以先去出门左转第三个科室去看看。”
  
  “……”
  
  看着陵越被自己的话噎到,欧阳少恭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
  
  陵越无奈的叹了口气,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说:“我还没疯,为什么要去神经科呢?医生好像误会了吧,我得的……是相!思!病!”陵越不知道什么时候绕过桌子走到欧阳少恭身边去,最后三个字,他单手绕过欧阳少恭的腰撑在桌面上,在他耳边一字一句的咬出来。
  
  “呵——”欧阳少恭轻笑一声,对陵越好像是把自己抱在怀里一般的动作没有丝毫抗拒。反倒是抬起头,直视着对方的眼睛慢悠悠的说道:“相思病不更应该去神经科么嗯~”最后一个上挑的语调轻飘飘的落在陵越耳里,就像是一根羽毛落在了心上,止不住的痒。
  
  “没办法啊,医生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叫……心病还需心要医?”额头抵着额头,欧阳少恭几乎看不清陵越的表情,只留下对方低沉富有磁性的声线在耳边缭绕。
  
  “那么……陵先生想要怎么医呢~”温润清亮的嗓音里带着戏谑。陵越喉头一紧,眸中的暗色更深沉。
  
  “你猜呢?”
  
  两人的距离极近,以致浅浅的呼吸都可以清晰的相互感知。欧阳少恭感觉到手腕被人用力握入掌心,唇角勾起细微的弧度。下一秒,他靠近对方,直到——彼此再无间隙。
  
  亲吻那人的嘴唇,顶开那人的牙齿,再将舌头伸进那人的口腔。一系列动作欧阳少恭做的很自然,甚至还带了点漫不经心的感觉。
  
  手腕被握的越来越紧,似乎有随时都可能被捏碎的可能。欧阳少恭却像是感觉不到疼痛似的,另一只不受束缚的手挤进两个人中间。从大腿根处开始,指尖像是带着电流,一路向上,直到来到了胸膛。欧阳少恭的手指在陵越的心口画着一个又一个圈,然后整个手掌覆在那个地方。接着,用力,推开了陵越。
  
  “这样如何呢~”欧阳少恭拖长了声音,端坐在座位上,从容的看着陵越。

 

          tbc

 

对,我就是卡肉了,事实证明lo主就是这么可爱的小天使n(*≧▽≦*)n有种你们来打我我2333333【遁走】

 

评论(13)
热度(64)
 
© 留活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