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是送给 @bodhi花染  的哑巴新娘梗>:-<

 

★天雷滚滚!!!小心慎入!!!

 

★下一章开始走剧情!妈蛋的受够天天水水水的节奏了Orz

 

★更新了赶脚自己棒棒哒^O^小天使们来评论里找我玩啊2333333

 

===============================

 

  十一

  

  陵越一夜未眠,对着那幅画看了一夜,纷纷杂杂想了很多。直到晨光微熹之时,终是长舒一口气,细心的画轴收起,陵越走出书房直奔欧阳少恭的住处。

  

  他一刻都不想等,只想快点见到欧阳少恭向他解释,到了门口却被襄铃拦下,被告知欧阳少恭受了风寒。

  

  不顾襄铃的阻拦,陵越硬是闯进屋子里。推开门,屋子里光线昏暗,有股药味弥漫在空气中。陵越一眼便看见那静静躺在床上的欧阳少恭。

  

  心中仿佛被狠狠揪了一把,陵越放轻了脚步走到床边。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满是憔悴和痛苦的脸,陵越伸手,像对待珍宝一般小心翼翼地触碰欧阳少恭。肌肤滚烫的温度沿着指尖蔓延,一直烧到陵越心里。

  

  “少恭哥哥生病了,你不准进去打扰他!”

  

  “他昨夜在凉亭坐了一夜,今早回来就晕倒了。”

  

  “我从来都没有见过少恭哥哥这样子,都是因为你这个大坏蛋!”

  

  陵越蓦地想起襄铃说的话,一字字一句句宛如重锤一般落在他的心头,偏生张嘴却是说不出一句话。

  

  ——从来都是他错了,错的离谱……

  

  陵越垂着头凝视着欧阳少恭,面前似是隐隐浮现出欧阳少恭一袭月白长衫,独坐在亭中。夜色冷冽,他面色无悲无喜,亦是无法言语,只在那里静然枯坐着,单薄的身子被月光勾出一道落寞孤寂的影子。

  

  ——他或许在等着一个人,一个解释。

  

  那个人是他。

  

  欧阳少恭等的人是他陵越。

  

  他在等自己给他一个解释,亦是承诺。

  

  陵越看着欧阳少恭,手隔空临摹着他的样子,认认真真地把他的每一寸都刻在自己心上。有什么好犹豫的呢?这辈子,就这一次,就这一个人,他不想放下。

  

  ……

  

  更鼓敲了三响, 屋内还亮着烛光,明明暗暗地在窗纸上映出人的影子。陵越将煎好的药放在桌子上,转身走到床边,将搭在欧阳少恭额头上的汗巾取下。

  

  “唔……”喉间溢出嘶哑的呻吟,陵越的手一顿,将注意力都放在欧阳少恭身上。

  

  欧阳少恭依旧紧闭双眼,发白的双唇微微张开,无声地在模拟着什么。

  

  “水?!”陵越顺着欧阳少恭的嘴型读出声,因为惊喜而过于激动的心才渐渐冷静下来。

  

  陵越端起茶盏小嗫了一口含在口中,待冰凉的茶水略微有了一丝温度之后再对嘴渡给欧阳少恭,而后再端起药,打算如法炮制。

  

  欧阳少恭眼睁开一条缝,朦胧见看见陵越的脸在放大,唇上传来柔软的触感,下一秒一股苦涩的药味灌满口腔。

 

  “咳咳咳……”欧阳少恭促不及防被呛到,半撑起身子推开了陵越,剧烈咳嗽起来,连带着之前的药也吐了一半。喉间一片火辣,欧阳少恭蹙紧了眉 ,脸色更加苍白。

  

  “少恭!”陵越心下一惊,把白色的瓷碗放到一遍,将对方环在自己怀里。

  

  “……对不起。”陵越歉然道,不知是为刚刚的事或者是其他。

  

  欧阳少恭的身子在接触到陵越的那一瞬间变得有些僵硬,怔了怔,便准备推开他。可惜刚刚醒过来的他力气小到可以忽略不记。

  

  陵越察觉到欧阳少恭对他的排斥,却不给他离开的机会,紧紧抱住了欧阳少恭,将额头抵在他的发间,让欧阳少恭怎么都挣不开。

  

  “少恭。”陵越又叫了一遍,语气很轻,却是十分认真:

  

  “对不起。”

  

  放在陵越胸前的手顿住了。

  

  “……我知道你在生气。”

  

  “我错了,不该犹豫的。”

  

  没有意外地,面对陵越的道歉,欧阳少恭没有任何反应。

  

  他垂下眼帘,遮挡住眼底晦暗不明的情绪。

  

  陵越继续说着,他有预感,错过这次,恐怕就再没有下一次机会了。

  

  “我不后悔我的决定,过去的已经不再重要,如今……”

  

  陵越放开欧阳少恭,直视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语气坚定的说道:“只有你,会是陪我走过一生的。”

  

  “……”欧阳少恭静静的看着他,眼中翻涌着的是说不清的复杂情绪。

  

  “所以……信我一次可好?”

  

  唇边勾起一抹浅笑,欧阳少恭慢慢抬起手,抱住了陵越。

  

  明黄的烛光将两道渐渐融合在一起的影子映在窗纸上。

  

  陵越觉得有什么东西轻柔地化开,然后盈满了整个心脏,他低头情不自禁轻吻着欧阳少恭的发间。

  

  自是没有注意到,欧阳少恭抬头瞥过贴在窗户的竹篾纸上紧密无间的两道人影的时候,眼底闪过一丝嘲弄。

  

  夜深人静,寥寥几颗星子光芒黯淡,稀稀落落的点缀在夜幕之上。白衣独坐在屋顶,望着天际间的那弯半隐在云层之后的残月。

  

  身后传来细微的响声,他淡淡一笑,并不理会来人,恍若想起了什么,仰头灌了一口清酒,低喃道:“他早就知道吧,真是……”

  

  极轻极浅的声音被风吹散在空中,无人应答……

 

嘛~有人猜到什么了咩= ̄ω ̄=以及……关于彩蛋问题就愉快的决定换成野外温泉play了,如果小破机可以继续坚挺的话,这几天应该可以给你们Orz

 

评论(24)
热度(64)
 
© 留活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