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叫我日更小天使@( ̄- ̄)@

★上课的时候胡说八道乱写一通,我也不造是讲什么o(╯▽╰)o

★许久不见的童话系列,但不是田螺是海螺←_←

★小天使们记得来评论里找我玩哟~~~

  海螺少恭(上)

  

  蓬莱之巅,赤色的火焰染红了半边的天空。恢宏的大殿已不复往昔,宛如一堆腐朽的木柴燃烧着,烟雾弥漫,仅有两个人相互依偎。

  

  “巽芳,”欧阳少恭看着身边的女子,勾起唇角露出淡笑:“最后还是只有你……永远在我身边。”

  

  “夫君。”巽芳的手指抚上欧阳少恭的脸颊,她的手指温热如昔,可他的面容已冰冷无措。巽芳看着欧阳少恭,轻声说着,声音不尽温柔,一如往昔。

  

  “夫君想要的,巽芳都明白。”美眸中是难掩的哀伤,和前所未有的坚定。

  

  “巽芳明白的……”

  

  欧阳少恭的双眼慢慢被血色覆盖,他仰头望着天空,蓦然想起一个人。

  

  “陵……”他低喃自语,恍惚中像是回到了当年的天墉城。他时常在闲暇之时在树下抚琴奏曲,那人就在他身边,悠然惬意。可惜再回不去了……

  

  他会来找他吗?欧阳少恭这样想着,此刻心中却是无悲无喜。眼中渐渐染上一丝涩意,像是要把他拖进无尽的深渊中。欧阳少恭阖上双眸,心际唯一留存着从不曾说出的只是一个人的名字。

  

  “陵越……”

  

  ……

  

  陵越赶到蓬莱的时候,一切早已经结束。他所想见的人已经消失在满天火海中,此刻遗留下来的,只是一堆被海风腐蚀的废墟。

  

  陵越踏上岛屿,即使什么都不剩下,仍旧心存一丝无妄的希冀,搜寻着他心中思念着的那个人。

  

  结果自然是什么的。

  

  陵越默然,最后看了一眼这里,正欲离开,却突然顿住脚步。

  

  他看见一样东西。小小的,漆黑色的,静静躺在废墟中间。

  

  陵越将它拾起,摊开手仔细端详着。在他的手心里,沉睡着一只小小的海螺,尖塔一样的深黑色外壳,油亮亮的散发着光芒,粉白色触角试探性的一点点伸出,然后在碰触到陵越手心的一瞬间又缩回了壳里面。

  

  那种小心翼翼的感觉让陵越恍然想起欧阳少恭。那人不就是,即使在肯定了他的心意之后,依旧在一点点试探他的真心究竟有几分。

  

  陵越垂眸认真的看着小海螺,手掌一点一点收紧,将它握在手中。把拳头放在唇边轻吻了一下,陵越叹气,权当是留个念想吧……

  

  后来,陵越回到天墉城后不没有立即接任掌教,而是又再下山历练了几年,游尽了五湖四海,山河风光。最后还去了欧阳少恭的家乡琴川,在从前欧阳少恭居住的药庐里留了几天,终于踏上了去天墉城的归途。

  

  几年间,陵越一直随身携带着当日在蓬莱捡到的那一只小海螺。在他的悉心照料之下,小海螺始终生命旺盛的存活着。唯一令陵越不解的是,小海螺虽然是已经长到有他半个手掌那么大,却是瘦长嶙峋,顶尖处锋利之极,一不小心被刮到便留下一条血痕。

  

  这倒是越来越像那个人了……陵越偶有时候会这般想法,然后再自嘲几番痴心妄想。

  

  回到天墉城的陵越自然是接过了掌教的职位,在前任掌教涵素云游后担负起守护天墉城的职责。

  

  开始那几年,陵掌教整日为了不靠谱的弟子和繁忙的教务而操心着,好不容易空闲下来就是悉心照料他的小海螺。如此一来,虽是碌碌无休,却也让他对欧阳少恭的思念减轻了许多,将满腔的情感尽数倾泄在小海螺上。

  

  春去秋来,不知过了凡间几何。

  

  这一天,陵越依旧把自己的小海螺放进新换过水的盆盏中,然后去进行教导弟子的早课。

  

  多年里,如何使小海螺活的更加长久耗费了陵越大量的心力,最近这些时日他总觉得心中悸动不安,似是有什么事会发生。

                            tbc

今天双更完结,爱我的请举手~≧▽≦)/~

评论(10)
热度(38)
 
© 留活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