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特别坑爹的结局君……果然不该在写正剧之前撸逗比的论坛体啊o(╯□╰)o


请叫我日更小天使~≧▽≦)/~记得来评论里找我玩哟~~~


 早课结束后,陵越匆匆赶回处理他快要堆积如山的教务。一进门,他就被眼前的场景震惊了。

  

  批改完毕整齐堆叠好的书卷,摆放整齐的桌椅,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浅淡的熏香。那味道和某人曾经的喜好一模一样。陵越隐隐有了感觉,他痛苦又期待的在每一处找寻着,整齐的屋子又被他搞得乱七八糟。直到最后,陵越毫无形象地瘫坐在地上,捂住脸。

  

  是谁开的玩笑么……欧阳少恭……怎么可能还活着……

  

  夜色降临,陵越独坐在屋内,拼命的用酒灌醉自己。辛辣的液体顺着喉管滑落,朦胧...

★请叫我日更小天使@( ̄- ̄)@

★上课的时候胡说八道乱写一通,我也不造是讲什么o(╯▽╰)o

★许久不见的童话系列,但不是田螺是海螺←_←

★小天使们记得来评论里找我玩哟~~~

  海螺少恭(上)

  

  蓬莱之巅,赤色的火焰染红了半边的天空。恢宏的大殿已不复往昔,宛如一堆腐朽的木柴燃烧着,烟雾弥漫,仅有两个人相互依偎。

  

  “巽芳,”欧阳少恭看着身边的女子,勾起唇角露出淡笑:“最后还是只有你……永远在我身边。”

  

  “夫君。”巽芳的手指抚上欧阳少恭的脸颊,她的手指温热如昔,可他的面容已冰冷无措。巽芳看着欧阳少恭,轻声说着,声音不尽温柔,一如往昔。

  ...

好吧……撸了2000+完全不知道撸了什么也是醉T^T原谅我,文笔是硬伤什么的……你们懂的o(╯▽╰)o


  过了半晌,痛楚似乎减少了。那人强撑起身体,却又因为力道不足而滑倒。陵越见此跨大步上去扶住他。

  

  “可还好?”陵越关切地问道,尽管心中止不住的泛酸,但是面上还是没有显出如何异常。他竟不知这人曾经会是如此狼狈,欧阳少恭从不对过往之事做过多描述和评价。即使是偶然与他提过几次也是淡淡揭过去,一切过往都被掩盖于风轻云淡之下,却不曾想到有朝一日他陵越会亲眼目睹。

  

  这也是我所不能弥补他的吧……陵越苦涩地想到。

  

  "咳咳咳......无事……咳咳咳......"

  好久没更了……应该下一章完结……吧o(╯□╰)o

在现在这个动荡的时期lo主仍旧是坚挺的更新了233333333

   

  

  “……你是谁?”细小如蚊蝇的声音从怀中响起,陵越诧异的低下头。极短的时间,角越像是考虑好了,又恢复到原本的样子,有些僵硬地重复道:“你是谁?”

  

  “这便是少恭的第一世么?”陵越有些失神,从最开始那个善于抚琴的仙人,到第一世的角越,再到如今的欧阳少恭。究竟还经历过什么,才会变成这个样子?

  

  这不是什么好的感觉,陵越很快意识到自己现在是在干什么,心中训斥自己飘离的思绪,不断回想自己前来的主要任务,把注意力都放在怀中这个孩子身上。

  

 ...

时间关系撸不完也是醉@( ̄- ̄)@三更2333333
  面前的位置是一个人,准确来说是一个孩子,此刻正眼神空洞地凝视着前方。
  
  顺着那个孩童的视线看去,是一处巨大的铸剑池。熊熊的火焰燃烧着,让陵越感觉到快要被融化的炙热。而孩子却看上去什么也没有感觉到,痴痴地注视着铸剑池最中央那把带着赤红微光的剑。
  
  陵越轻而易举就认出这把剑,一个名字脱口而出:“焚寂!”而此刻他大概猜的到那个孩子的身份了。
  
  “角……越……”欧阳少恭曾在过去的十年中与他谈起千年渡魂,而角越无疑是陵越印象之中最深刻的存在。欧阳少恭的第一世,一切苦楚的源头……
  
  似乎是在回复陵越,角越渐渐把目光从焚寂剑转到陵越身上...

        陵越现在的样子,通常被称为关心则乱。
  
  他看了看安静沉睡的欧阳少恭,转过头对身边的男子说“特地把你从幽都请来就是为了这件事。”
  
  男人在摘下脸上覆盖着的湖蓝面具,紧锁的眉头透出几分凝重,正是幽都巫咸——风广陌。
  
  风广陌问道“他这样已经多久了?”
  
  “半月有余。”陵越答道。
  
  床上的欧阳少恭依然在沉睡,似乎丝毫没有受到影响,面上一片安然之色,却让陵越更加担心。
  
  蓬莱一战后,巽芳用尽最后的力量将欧阳少恭送出蓬莱岛,被正赶往蓬莱的陵越遇见,权衡之下将他带回了天墉城。
  
  欧阳...

  陵越家的少恭喵
  
  话说自从上次陵越误闯了少恭的药庐结果变小后,少恭从中受到了启发,结果便迷恋上了炼制各种变形小药丸。
  
  而首当其冲的作为试药对象的,便是陵越……
  
  对此,屠苏等人表示十分的不解,既然不想试药为何不躲?(陵越os:少恭每次都好温油不舍得躲啊!)
  
  于是每每被少恭温柔的假象所迷惑的陵越。从此便生活在了欲(sheng)仙(bu)欲(ru)死(si)的时候中。
  
  终于有一天,陵越表示再也忍受不了了。(陵越os:变成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以后都不能再抱着少恭睡觉了o>_
  
  进去还是不进去?陵越站在门前纠结万分。最后,想起这些日子以来自己所生活在的水生火热之中...

越恭版拇指姑娘
 某日,被正在炼药的少恭忽略多日的陵越表示再也忍受不了看不见少恭的日子了【陵越os:少恭现在只抱着炼丹炉都不抱我了不开森o>_
 思“妻”心切(←_←西轰你这么称呼少恭真的好吗?)的陵越决定去药庐找少恭。只是被妒火冲昏了头脑的陵越貌似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少恭的药庐里“陵越与狗不得入内。”(西轰你到底干了什么啊?)
 来到药庐却不见少恭的陵越深深地郁卒了,四处张望中的陵越看见不远处的炼丹炉里还冒着火,明显是还在炼丹,炉中的火忽明忽暗,似是随时都会熄灭的样子。
 陵越拿起放在桌上的扇子,给炉子添了火。【陵越os:少恭回来后看见我那么努力一定会很...

  某日,闲来无事的少恭突然想起自己曾经在青玉坛的藏书阁中看过一本药经残卷。
  
  当中记载了一种药效颇为奇异的花,名为星澜花。若以此花入药不仅可以提高丹药的品质,还会有一种特殊的效果,至于究竟是何奇特的效果,卷中并没有细述。只是交代了星澜花生长在距离琴川不远处的一片妖兽林深处,只因那妖兽林中过于凶险,鲜为人知而已。
  
  少恭对卷中描述的奇特药效生出几分兴致,便打算与陵越一同前去。不料此事不知为何,被兰生等人所知。于是……古剑寻宝探险队正式成立!
  
  ……
  
  “陵……陵越大哥”方兰生蹭到陵越身边,揪住他的衣服“我们为什么要现在到这里来,要是真的找那什么花,白天不是找不是更好么?这黑漆漆...

 
© 留活口 | Powered by LOFTER